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靜靜的山


    10 三月 2016 時報出版

    grovenediger-359483_640

    只緣此山中
    2007 吉力馬札羅
    海拔5895 公尺
    攀登紀錄
    2007 年2 月21 日09:20(坦尚尼亞時間)登頂

    我自小生長在四川的山村資陽,它位於四川盆地中部。號稱「天府之國」、「萬山之都」的四川盆地之外有很多雪山。但工作之前,我從未出過家鄉的縣城。山裡的一草一木都是那麼的親切,家鄉山村的四周是丘陵地帶,霧氣瀰漫的時候,迷離的霧氣從谷地升起,構成虛無縹緲的飄雪意境。兒時,心中所有對雪山的渴望和認知,都源於想像,甚至在冬天看到空中偶爾飄起的小片雪花都會興奮不已,對漫天飛雪的景象充滿了無限嚮往……

    在攀登吉力馬札羅之前,我一點登山經驗都沒有。探路者公司在北京香山初創時,我和公司的兄弟姐妹們偶爾去爬爬香山,唯一一次和登山沾點邊兒的活動,是爬過河北的小五臺山。所以,我對自己的這次「最高峰」雪山攀登完全沒有把握,但也不想給自己什麼壓力。心想,就當是一次長途旅行,對於當時的我,這可是從小到大最長最奢侈的一次旅行。

    登頂那天,夜裡12點就出發了,四周一片漆黑。行進中的每一個人都戴著頭燈,從隊伍後面望過去,點點燈光就像近在咫尺的星星一樣,不停地閃爍,緩緩移動。一路上,不時遇到來自其他國家的登山隊員,大家都默不作聲,「享受」著高海拔缺氧狀態的機械行進。走了大約兩個小時,劇烈的頭疼伴著嚴重的頭暈開始襲來……第一次,我感受到了高山反應的強勁威懾力。

    剛開始走的時候, 我還偶爾抬頭看看前面移動的「星星」—這些「星星」是登山者發光的頭燈形成的景象。不久後,我再也不敢抬頭看了,因為每一次看完,都感覺雖然走了很久,可是與前面「星星」的距離一點沒有變化,幻想中的山頂還是那麼遙遠。我竭盡全力跟上前面隊友的腳步,艱難地邁著步子,心裡默語著:「我必須緊跟著,不能掉隊……」頭疼得像針扎,行走時吸入的空氣有股火山碎石的塵灰味。劇烈的頭疼導致腳下被碎石磕絆的次數逐漸多了起來,山坡變得越來越陡了。我真怕自己在嚴重的頭痛中暈過去,在黑暗中順著碎石滾落到崖壁底下,緊張得身體中的每個細胞都在疼痛中被調動了起來。

    缺氧、頭疼、噁心,「高反」讓我感到從未有過的痛苦和疲憊。在短暫的站立休息時,我手趴著登山杖作支撐,感覺閉上眼睛馬上就能睡過去。每當歇息時,嚮導都會立即搖搖提醒我不要睡過去,休息片刻,再繼續攀登。

    大約在凌晨6點30分的時候,我們到達了海拔5681公尺吉力馬札羅的「小頂」,從這個地方開始往上就是雪線了。在這個高度,氣溫已經達到攝氏零下10度左右,缺氧加上越來越冷,讓我的頭也越來越疼,就像孫悟空戴了個緊箍咒,不知如何才好。我無助地望向遠方,太陽正在慢慢地升起,金色的陽光穿透淡藍色的天幕。但是我根本來不及欣賞,只是全力以赴地走向最後200多公尺覆蓋冰雪的頂峰。

    天徹底亮了。海拔5681公尺以上的吉力馬札羅不再是乏味的碎石塵土,而是白茫茫的冰雪。不遠處就是山頂了。儘管陡峭的雪坡更難行走了,但此時我的心情反倒輕鬆了許多,似乎忘記了頭疼,人漸漸變得興奮起來,我緊跟在當地嚮導身後,漸漸和隊友拉開了距離。我感覺不遠處的山頂清晰可見。可是等走到跟前才發現,那並不是山頂,山頂還隱藏在後面。

    就這樣,不停地行進,在反復的驚喜和反復的失望之中,伴著劇烈的頭疼,終於在上午9點20分到達了頂峰。大約過了半小時,後面的隊友也陸陸續續登上了山頂,其中一名隊友到達山頂時直接躺倒在雪地裡,久久沒有起來。我想,此時,無論是躺著還是站著,都是每個人最享受的時刻。

    山頂的風很大,我等大家到齊後匆匆合影留念,然後迅速下撤。兩個小時後,安全回到了海拔4700公尺的營地。國家登山隊隊長王勇峰是這次登山活動的領隊,他一直在營地附近巡視,焦急地等待第一梯隊的隊員能夠安全下撤返回,遠遠看見我下來了,迎了上來。

    王隊長滿臉的笑容流露出關切:「祝賀成功登頂!」

    還沉浸在登頂的喜悅中的我,氣喘吁吁而又不假思索地對他說:「隊長,我要跟你去珠峰!」

    王隊長明顯地愣了一下,然後掩飾著內心的驚奇,嚴肅地反問我:「8844?開玩笑吧?登山得慢慢來,得有個過程!」

    此時的我,快樂得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了登頂路上劇烈的頭疼。回到營地帳篷中,我已經毫無睡意。我和王隊長說,我想和第二梯隊再登一次頂。從他吃驚的表情裡我讀出,這想法太天真了。

    吉力馬札羅海拔不足6000公尺。登頂過程中,我已吃盡了劇烈頭疼、頭暈和難以忍受的噁心的苦頭,身體極度疲憊,每一步都似乎已超越了自身的極限。但是第一次攀登雪山的成功帶給了我自信:在隊伍裡出人意料地第一個登頂,讓我有了再次嘗試攀登更高山峰的勇氣。第一次不經意說出登珠峰的願望,也使得潛藏在內心深處朦朧的珠峰夢變得清晰起來。

    我感激這座非洲最高峰,並且從內心感到慶幸。因為,是它為我開啟了家庭、事業之外的一條新的人生之路。是它讓我主動選擇了一種從未想過的生活方式。這次攀登冥冥之中喚醒了我骨子裡一直沉睡的一種力量。

    我不知道那是屬於對自由的嚮往,還是潛意識裡對平凡而規律的生活的一種反叛。但是,這次攀登已經埋下了一顆火種,使我感到血液裡有一種漸漸燃起的火焰,令人興奮不已。

    吉力馬札羅徒步。

     

    本文授權刊登自時報出版/王靜《靜靜的山

    asdfsd13329靜靜的山

    作者:王靜
    出版社: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