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如果選項有兩個,選第三個:思考大師狄波諾的思考力訓練11講


    29 一月 2016 臉譜出版

    the-strategy-1080527_640

    正面˙負面˙有趣面:戴上思考的眼鏡

    PMI:正面‧負面‧有趣面

    規勸人們採取平衡的觀點,效果總是不大。這樣的諄諄誘導,幾乎霎時間就失去效用。大部分的人甚至宣稱他們一向都採取平衡的觀點,事實上並非如此。

    所以,第一個簡單的思考工具涉及的就是寬廣的視野。本書中討論到的每種工具,都以字母縮寫簡稱命名,以便有個特定名稱可以輕易嵌入腦海,一大串字眼達不到這種效果。這些工具也都必須實際又合用。思考工具的設計中,有某些層面的作用乍看之下不容易明瞭,但是它們的存在有其必要理由。

    我曾經要求70位年輕聰明的成年人寫篇文章,內容是婚姻每五年就換約的合同。結果是,其中有67個人在文章的一開頭就表達他們的意見,然後用其餘的篇幅闡述理由來支持觀點。除了強化他們已經形成的看法,通篇都沒有著墨議題的探討。有時候,這就是一般要求書寫文章時該有的格式。

    就像我先前提到過的,傳統思考的最大缺點就是想辦法支持已經形成的主張(得自於第一印象、青菜想想、偏見或因襲傳統),這是智力困境的主要陷阱之一,高智力的人更容易深陷其中。他們能夠輕而易舉地捍衛觀點,使得連花點時間探討整件事都顯得多餘。如果你知道你是對的,而且也能夠對其他人說明論證,又何必白費工夫探究這議題?

    簡單到不需要學習

    PMI是個強而有力的思考工具,而且簡單到不需要學習──因為每個人都自認為早就在做了。我特別選擇好發音的字首縮寫,讓我們方便要求自己或其他人「來做個PMI練習吧」:

    P代表「正面」(Plus)或有利點。
    M代表「負面」(Minus)或不利點。
    I代表「有趣面」(Interesting)或有趣點。

    PMI是個引導注意力的工具。在做PMI練習時,你要刻意先將注意力集中在有利點,接著轉到不利點,最後考量有趣點。這個練習要以非常審慎和有紀律的態度在兩三分鐘內完成。

    PMI是CoRT思考課程中最早被學校採用的,理由是除非吸收了PMI的一些觀念,否則其餘的60堂課根本是浪費時間。PMI有助於將心境調整成客觀和全面審視的心態,這一點我會在稍後解釋。

    有一次我應邀到澳洲雪梨,為一群教育專家示範CoRT思考課程。在開始上課前,我要求那30位男童(10-11歲)告訴我,只要他們乖乖上學,每個人一週都能拿到5澳元,這個主意他們覺得如何?他們全都愛死了這個構想,然後開始告訴我他們打算如何用這些錢(買糖果、漫畫等等)。我於是解釋PMI方法,接著要求他們五人一組分組討論,針對這提案中的5澳元設想正面、負面和有趣面。三分鐘後,每個小組的發言人報告結論,出現了許多論點:

    ˙個頭大的男孩會痛打他們,把錢搶走。
    ˙爸媽就不會給禮物或給零用錢。
    ˙學校會提高營養午餐的價錢。
    ˙誰有權決定每個年齡層的學童該給多少?
    ˙這筆錢會引發爭吵和肢體衝突。
    ˙這些錢從哪來?
    ˙付給老師的薪水就少了。
    ˙學校就沒錢買迷你巴士了。

    在此練習的最後,我再問一次他們是否喜歡這主意。之前百分之百的孩童喜歡這構想,現在顯然30個裡面有29個完全反轉看法,不再喜歡這個構想了。最值得留意的是,光是一項簡單的審視工具,而且還是學童自己操作,就能產生這樣的變化。我並沒有多加介入,而對這議題本身也從沒說過任何一句話。
    如果你想針對「所有的汽車都應該漆成黃色」這個議題做PMI練習,你的結論可能會像這樣:

    P:正面
    ˙在路上比較顯眼
    ˙夜晚時比較容易看得見
    ˙省得你還得決定車子要漆成什麼顏色
    ˙節省等待汽車漆成你所要顏色的時間
    ˙汽車製造商會省事許多
    ˙經銷商可留較少的庫存
    ˙可能會消除車主「雄赳赳」的味道
    ˙汽車會回歸單純的交通工具本質
    ˙發生小擦撞時留在你車上的烤漆顏色相同

    M:負面
    ˙無趣
    ˙難以辨識自己的車子
    ˙在停車場裡很難找到自己的車子
    ˙偷竊汽車變得容易
    ˙滿街的黃色汽車讓人眼睛疲乏
    ˙警察在追逐歹徒汽車時會有困難
    ˙意外事件的目擊者會更難辨別
    ˙選擇的自由受限
    ˙部分的油漆廠商會沒生意做

    I:有趣面
    ˙看看是否會出現各種色調的黃應該很有意思
    ˙看看人們是否對安全因素有好評應該很有意思
    ˙看看人們對車子的態度是否有改變應該很有意思
    ˙看看是否出現不同顏色的邊飾應該很有意思
    ˙看看這構想是否可行應該很有意思
    ˙看看誰會支持這項提議應該很有意思

    完成這些步驟相當容易,難的是,即使一開始你的偏好就已經替你決定對該構想有什麼感覺,仍然得從一個方向到另一個方向地引導注意力。這種查看某個方向的「意願」正是其中的關鍵。過了這一關,接下來對智力的必然挑戰,就是盡可能發掘更多的正面、負面或有趣面。所以這當中有個轉變:聰明才智不再用來支持你的偏愛,而是用於探究議題。

    探究結束後,你的情緒和感覺可以用來決定事情。這中間的差別在於,情緒的運用是在議題探究之後而非之前,也因此避免了阻礙議題的探索。

    戴上眼鏡再掃瞄

    我們有時候稱CoRT方法為「戴眼鏡法」。如果有個人近視,給他一副適當的眼鏡,他就會看得更明白、更清晰,而且會開始適應這較佳的視野。他依然能夠根據舊的價值觀行事,只是現在對周遭形勢看得更清楚。像PMI之類的思考工具就扮演著眼鏡的功能,讓我們能夠看得更明白、更清晰,然後依照我們所見做出反應。

    曾經有位13歲的女孩表示,一開始她覺得PMI很做作,因為她清楚明白自己對某個議題的感覺。然而當她逐步做完正面、負面和有趣面後,發現自己對得到的結果有反應,先前的感覺改變了。這正是你期待的結果:一旦某個念頭浮現腦海,並將它列於某些標題底下之後,這個念頭就再也無法抹去,而且終將影響最終的決定。

    有一次一個男孩說,黃色汽車會是「正面」的有利點,因為你得讓它保持清潔。另一個男孩則宣稱,清潔根本是「負面」的不利點,因為他「得負責清洗他爸爸的車子」。兩人都對,以正面角度看清潔的男孩是對的,以負面角度看清潔的男孩也是對的。在PMI練習中,我們不考量觀點本身的價值,目的不是價值判斷。我們期望的,是從不同方向查看時能看到什麼觀點。這個差別非常重要。

    有個女孩朝南看到教堂的尖塔,另一個在鄉間不同地點的女孩,朝北看時也看到相同的教堂尖塔。那麼這座教堂是南邊的教堂,還是北邊的教堂?顯然兩者都是。PMI練習正是這樣。「正面」代表一個掃瞄的方向,就如同朝北看。我們檢視這個方向,看到我們所看見的,並且記下我們所看見的,然後再看下一個方向。這麼做的唯一目的是有效的掃瞄,而不是在認定價值。

    有些人問我,做這些步驟是不是要一一評斷找出來的點子,再將它們分門別類地放進「正面」或「負面」或「有趣面」的盒子中?這種想法大錯特錯,也毀了PMI練習所想達成的目的。評斷想出來的點子是屬於判斷練習,檢視一個方向再轉到另一個方向是掃瞄練習。我們甚至有理由相信,當我們著手檢視「正面」或正向時,大腦的化學變化會與檢視「負面」或負向時稍有不同。

    由於PMI將掃瞄闡釋得非常清楚透徹,它本身幾乎就可以成為思考課程的縮影。

    有趣面不管正反面

    PMI中的「I」或「有趣面」要素擁有幾個功能,可以納入所有既不正面也非負面的觀點和意見(若有某個觀點不管從正面或從負面看都有其支持者,或許就應該同時列入兩大項之下)。這個I也會促使你養成審慎的習慣,除了以判斷為基礎的考量去探索事物,也發掘該構想的有趣面或探查可能引發什麼樣的後果。有個簡單的句子可有效應用在這有趣面的掃瞄上:「看看會不會……應該很有意思」。思考的人得以擴展概念,而不是僵固地看待它。

    「I」方向的另一個面向,是想知道這個概念是否會引發出另一個構想。概念的「行動價值」(movement value)這個想法,會在本書稍後有關水平思考的章節有更詳細的探討。

    最後,「I」能鍛鍊我們的心智去感應某個概念的趣味本質,而不光是判斷我們對這概念的感覺。思考的人應該能夠說:「我不喜歡你的主意,不過其中倒有……這些有趣的觀點。」我們大家都已經很有經驗,這樣的反應並不尋常。

    來做個PMI好唄?

    許多人會說,他們多少都還是有在做PMI練習。在某些難以決斷的情況下,這或許是實話,但這不是PMI的主要目的。事實正好相反,在我們毫無疑問而且當下就可以決定喜歡或不喜歡時,才更應該做PMI練習(如同雪梨學童對每週得到5澳元的反應)。你得把PMI當成心智活動的習慣,因為它原本就是特別設計來強迫我們在這類狀況下掃瞄事物,否則你很可能會認為是多此一舉。

    舉例來說,假使有人認為你的提議沒用,當場駁回時,你就可以要求他做PMI練習;當有人在某種情勢下似乎倉促就決定,你也可以要求他做PMI練習。

    PMI有用是因為它比較迂迴,不直接爭論或反對。在PMI程序中,你要求別人的是展現他們最高的智能,掃瞄檢視某個議題。這完全不同於要求別人推翻自己的主張。通常對方不會抗拒PMI練習,因為他們認為,做了只會更證明他們的觀點是對的。

    我曾經以140位資深行政人員做實驗,根據他們的生日(單數或雙數)分成隨機的兩組。接下來我給每組一個議題,讓他們考慮並做決定,其中一組是:「印有發行年份的紙鈔,彼此之間有不同的兌換率。」另一組要思考的是:「婚姻是五年換約的合同。」最初的決定都留下記錄,然後兩組交換問題,先向他們解說PMI程序,而且要求每個人在做決定前都得先做PMI練習。

    如果每個人一開始時就都做過類似的思索,那麼,前後兩次的試驗應該沒什麼差別(假定這兩組人是隨機的)。但確實有變化:在做PMI練習前,有44%的人支持印有發行年份的紙鈔,做過PMI練習後只有11%的人支持;另一個議題的情況剛好相反,在做PMI練習前只有23%的人支持,之後的支持率則上升至38%。

    做PMI練習,並不完全等同於列出「贊成與反對」的觀點,因為那樣比較像在做判斷練習。另外加入的「有趣面」方向,使得原先排除在外、不屬於正反兩方的觀點都可以納入考量。

    從想一次到想兩次

    所以思考的人不再只是對某種情況做出反應,再判斷這個反應,現在的他要歷經兩階段的程序,第一個步驟是慎重地做PMI練習,第二個步驟是觀察與因應PMI掃瞄檢視的成果。這無異是準備一份地圖,然後針對他在地圖上的位置而行動。

    練習引導知覺

    千萬別因為PMI看似非常簡單就低估它的成效,我見過有個本來充滿情緒性偏激成見的會議,只因為做了PMI就轉變成對議題的深思探討。一旦將知覺引導至某個方向,你不由自主的就會看見,而一旦看見了,就無法假裝它不存在。

    練習是關鍵所在。自己練習做PMI,也練習要求別人做PMI。你可以把練習簡化成速寫式的提示。陌生的字句之所以重要,在於它們能提示焦點。只是規勸別人考量有利點和不利之處,發揮不了多大效果。

     

    本文摘自臉譜/ 愛德華.狄波諾《如果選項有兩個,選第三個:思考大師狄波諾的思考力訓練11講

    圖片來源:pixabay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