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


    19 一月 2016 時報出版

    geek-499139_640

    真正的創新者——異類

    所謂「異類」,顧名思義,就是指「在行為或態度上,以令人不自在的顯著方式與眾不同的人。」像山姆與瓦利德這種異類只是不因循傳統,還有很多則被視為不能融入社會的外人,包括騙子、流氓、拾荒客、遊民、幫派份子、駭客以及隱士,而且經常遭受質問與懷疑。然而,在全球各地的小城鎮與大都市裡,都有做得比許多世界龍頭企業更有創意的異類。他們針對各種挑戰,想出了傳統企業所不能碰觸的解決方案。

    讀者會在本書中讀到的人物,有在海盜船上的,也有混幫派的,還有加入駭客集團的。他們出現在深圳擁擠的街道、索馬利亞的監獄,以及淹水的泰國濱海小鎮。這些足智多謀又有創意、忠誠且狡猾的人物,有的住在貧民窟,有的是異議份子,有的是罪犯。

    不管你稱它是灰市、黑市,還是非正式經濟,或者影子市場還是權宜經濟,我們則之為「異類經濟」(Misfit Economy)。但不論如何稱呼,與常規格格不入的創新者是棲身在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一個用一般常識看,應該和傳統企業與主流市場沾不上邊的世界。然而,這些創業型異類絕非威脅社會與經濟穩定的離經叛道之徒。他們開創的新思維與營運方法以及建立的最佳新實踐,值得我們學習並運用在正規市場上。

    本書查訪了關於地下創新的真實故事,並把異類經濟特有的原則濃縮成五大項。這些故事與原則,是根據我們從2011年開始的原始調查研究寫成。此項研究的重點是非正規經濟裡的社會企業家與創新者,但很快地擴大到包括黑市和藝術與社會運動參與者的社群,還有在某些最知名的機構裡推動變革的內部異類人士。我們從五千餘份個案研究中篩選出前三十名,決定對他們做更深入的探討。

    我們的目的是,要讓大家注意到在全球不同地區、不同實踐領域(包括藝術、科技、行動主義、黑市與非正規市場),以及在某些時期中(我們挖掘了當代與歷史奇葩的故事),一些異類的所作所為。除了多樣性以外,這30個首選案例還必須符合獨創性這一標準。他們必須曾經開創某種特殊、有創意,或者另類的工作方式。他們必須有創新,而且是導致某種破壞,以致改變了態度、標準,或組織實踐的創新。

    我們越是探索這些異類經濟,越是發現地下和非正規經濟受墨守成規之害的程度,可能跟主流經濟一樣。為一個墨西哥販毒集團效勞,很可能像在艾克森(Exxon)上班一樣:都得順從階級式的指揮控制系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從「創新」這個角度來篩選出現在本書的人物。那些脫穎而出的異類,不僅必須是局外人,還得是個有創新性、破壞性的局外人。

    改變你周遭的文化

    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 WWF)的資深副總裁傑生.克雷(Jason Clay),現在比較致力於了解別人的想法,而不是強迫別人接納他的看法,或因為別人不接受他的觀點而感到氣餒。「你傾聽的時間,應該是說話時間的兩倍。因為人只要滿腦子都是自己的問題,就永遠看不到更大的問題。」

    這也是我們在訪問像福特汽車的大衛.博蒂希與埃森哲的吉博.布洛克等大型組織中的異類時所注意到的。了解與你共事、及你試圖影響的人的政治觀點與動機十分重要。有些人是處在有某種恐懼的位置上做事情的——恐懼失敗、恐懼盛名、恐懼未知事物。所以你必須能夠停下自問:什麼東西可以在更深的層次上激勵一個人?怎樣才能更了解他人的觀點?別忘了把鏡子轉回來對著自己,並了解你帶入某種情況中的偏見與恐懼。

    作為一個異類,你必須有一點雙重意識——你必須能夠看到他人觀點裡的邏輯與道理,同時堅持自己的看法。你還必須有一個長遠的想法。你試圖帶到這個世界的黑技、挑釁或拼勁,或許得過些時日才能被接受。克雷太了解這一點。「我們不乏點子。有時候它們陣亡,有時候要等到社會風氣比較能接受,或者等我知道怎樣才能讓它們更有說服力時,我會讓它們在一、二十年後起死回生,再把上面的灰塵撢掉。」

    這些年以來,克雷開始欣賞仿冒者的本能。他體認到,他所能產生的構想,遠比可以實現的還多;因此開始分享他的構想,而不是藏私。對他而言,構想猶如種子,而頭腦就像土壤:種子有的會生根,有的會死亡,還有些種子是在蟄伏多年後才開始發芽。

    像傑生.克雷、在製藥業打造集體研發能量的柴斯.包卓,或戴著鬍子惡作劇的女權運動團體「鬍鬚幫」,這些異類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不是在與世隔絕的真空中推行理念、獨來獨往的創新者,而是致力於改變自己周圍的文化。

    當我們思考如何在生活與工作中運用拼勁、黑技、模仿、挑釁和轉換方向等技巧,我們終究會面對一個比控管行為或思維方式更大的挑戰。我們將會面對改變周遭體制與規範的艱鉅挑戰,而這將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

    某些「文化黑技」可能只是一些簡單的造反之舉。電玩設計者海蒂.麥唐納(Heidi McDonald)在她上班的辦公桌上放了一艘海盜船作裝飾,還打算在身上紋個骷髏頭與交叉骨的圖案。試圖在福特汽車重新打造移動力的大衛.博蒂希,在職場上對他的天主教信仰態度很開放。有時候我們對文化所能做的最簡單的改變,就是把我們的熱情與價值觀帶到工作中。

    對麥唐納而言,海盜「代表獨立與冒險。你有自訂規則的自由,並仰賴你的機智活命,」她告訴我們。她把這些海盜價值觀帶到工作中。但正如她所說的:「我不必為了揮舞我的詭異旗子而擔心;整個遊戲產業都被技客與異類把持了。」

    在一個比較傳統的產業上班的博蒂希,則認為他能在福特汽車成功推動合乎人權的做法,大多要歸功於他的精神信仰。他團隊中的許多人,都公開自己的信仰。他告訴我們:「我們因為自己的信仰而支持人權。」對博蒂希而言,在職場上,精神信仰是可以也應該是更顯而易見的東西。「拋開你的精神信仰,就好像拋開了你自己。你必須帶著靈魂去上班。」

    允許我們自己把價值觀帶到工作中,有助於塑造我們身處其中的文化,而不是去迎合它。大多數我們訪談過的異類(當然,除了騙子以外),都有忠於真實的共通點。

    就像爵士樂手哈洛德.歐尼爾(Harold O’Neal)告訴我們的:「我覺得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我們都順自己的意,那麼我們都是異類。我盡我所能與我的內在連結,以和我的獨特性保持協調。」能夠像歐尼爾所描述的這樣轉向自己的內在、傾聽內心深處的聲音,就是解放。但如果你不習慣這麼做,那也算是一大躍進。你得允許自己把扮演的角色與偽裝拋在一旁。你必須找到勇氣,從社會強加給我們的層層規範往下挖掘,並試圖重新發現那些真實的呼喚。你必須對不再盲目跟隨群眾,感到處之泰然。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 / 愛麗莎・克雷, 凱拉・馬婭・菲利普斯《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

    12121256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

    作者: 愛麗莎・克雷, 凱拉・馬婭・菲利普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