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一技在身,到哪兒都不怕


    6 一月 2016 天下雜誌出版

    AYSVGBFCHG

    雖然我一直很想趕快退伍出社會,但在軍隊裡的生活也不算白過,除了交到好朋友,還接受了很特別的挑戰。

    在大學諸多貴人的幫忙下過完四年後,我又到臺北市的協和職業學校實習了一年,以取得合格教師證。現在,只要再把兵役服完,我就可以放手走自己的路了。

    在等當兵的那段時間,老實說,我有點煩燥,不是很想去。我並不是想逃兵,而是心情上很急。我比完國際賽後,浪費了一整年的時間,然後讀了四年大學,再實習一年,都已經二十六歲了。我怕自己和社會脫節太久,等當完兵回來要再接軌,會有點難。

    不過,煩歸煩,該盡的義務還是要盡。當時,我人在臺北,家人也沒有去幫我抽籤,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我就抽中了特別操的海軍陸戰隊。比較特別的是,我在新訓報到時,因為擔任全國技能競賽裁判長的助理,因此請了五天公假,等於比同梯的人晚五天報到。

    新訓基地在屏東龍泉,我從苗栗出發,自己去軍營報到。當天的景象,我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屏東的太陽非常毒辣,曬到皮膚都會痛。我一走進營區,就看到阿兵哥穿著「吊嘎仔」在出操,曬到都脫皮了,有些人還出水,感覺有到二級灼傷的那種程度,當下,我心裡想的是:「不會吧,這麼操。」聽說有的人白天出操完,晚上還要到醫院去塗藥,真的有到這種地步。

    因為我還沒剃頭,走進軍營時,有阿兵哥看到我就對我喊「班長好」。我說我不是班長,只是來報到的新兵,他們才帶我去辦理手續。幸運的是,我報到的隔天,營隊就發長袖衣服了,雖然還是很操,至少不會被曬傷。

    在軍隊做的事情五花八門

    在部隊裡面,真的什麼狗屁倒灶的事都有,我在那段時間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也再次發現有一技在身的好處。

    我在分發時被分到油料室管油料,照專長來講,我應該被分去修車才對,但我不曉得他們怎麼分的,大概是哪裡有缺,你就去了。後來,有一位快要退伍,負責管錢的士兵摔斷了腿,沒有人算帳,副營長不知為什麼找上了我說我是大學生,應該會算帳,就把我抓去頂替了。但我連自己的錢都管不好了,怎麼可能會算帳?正好,同梯裡面有一位碩士,我就趕緊把他找來一起算。

    交到我們手上的帳目真的是亂七八糟,管錢的兵說有盈餘,但我心裡的疑惑是,為什麼有盈餘伙食還那麼爛?人家煮出來的肉是軟的,但我們煮出來的卻是硬的。

    抱著這個疑惑,我和碩士同梯兩人開始沒日沒夜地算帳,連早上操課也不用去,弄了將近一個星期,才把每一筆單算出來。算出來不得了,竟然虧空六十幾萬,我們去跟副營長報告,他聽了嚇一大跳,但也沒說什麼,就放我們回去了。以保槍枝的安全。槍械庫有裝設警鈴,正常狀況下,門只要一打開,就會警鈴大作,一直到門關上後幾秒才會停止。後來,這個警鈴壞掉了,門開了也不會響,但也沒有人去管它。

    有一天,聽說督導要來做檢查,副連長開始緊張了,因為械庫警鈴不響,那是違紀,他一定會被記過,甚至關禁閉。他非常煩惱,但又不能讓太多人知道這件事。我看副連長坐立不安,想要幫他解決問題,於是自告奮勇地說「我來幫你」。

    我還記得,那天是星期四,我晚上自己在那裡修警鈴,旁邊則有位士官在守衛。當時,我沒想太多,就隨口跟他說:「你去睡吧,這邊我來看就好。」然後,他就真的把我一個人丟在那裡,跑去睡覺了。後來我才想到,那裡是槍械庫,軍備重地,他是不能擅離職守的,否則,要是我心懷不軌,拿個大剪一剪,槍械就全不見了。當然,那都是後話了,我當下也覺得沒什麼,就自己一個人留在那裡修警鈴。

    為了預防敵人把電切斷,軍營械庫的警鈴都裝有備用電很多事情看起來領域不一樣,但其實道理都是相通的。這件事後來也沒有下文,不知道上面是怎麼補回來的,但自從我知道虧空六十幾萬後,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樣,我發現我們吃得更爛了。

    還有一次,因為督導要來檢查,管油料的老兵欠了一堆資料沒寫,就把它全部丟給我,要我在期限之內趕出來。為了趕這些報告,我只好又挑燈夜戰,一直寫、一直寫,比念書還認真,竟然也在期限內弄出來了。慢慢地,我發現當兵就是這樣,常要做一些你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做的事。至於部隊的操練,則已是家常便飯。演習時,我們就要模擬坐船登陸,兩腳泡在水裡,搬東西、扛沙包,隔天鞋子都還是溼的,就又要再出任務了。

    自告奮勇修警鈴

    在部隊時,我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專業技能,也沒有說自己的經歷,但部隊還是傳了開來,很多人都知道我是汽車鈑金世界冠軍。然而,我並不想太招搖,所以也一直沒有去碰修車的事,但遇到一些事情時,我卻還是靠著自己的這套技能,生存下來了。我們軍營裡有一個槍械庫,平常都要上鎖,二十四小時有人值班守衛,力,修理時等於要走兩套系統,並不是那麼簡單。此外,因為是晚上時間,為了預防警鈴隨時可能發出聲音,我在修理的時候,還得用布把喇叭纏起來,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

    練出融會貫通的能力

    其實,我本來是不會修警鈴的,幸好我以前雖然不愛讀書,但遇到與專業相關的科目時,都還算用心。因此,我拿出以前讀汽車電子時的概念,設想電線該怎麼繞,電要怎麼走,死馬當活馬醫。我想的也很簡單,既然沒有人會,我就幫忙弄,反正弄不出來,倒楣的是你也不是我。靠著汽車電子的那套概念,我一直弄到早上五點,竟然真的被我修好了,副連長早上來看,大大鬆了一口氣。那一天是星期五,正常狀況我們下午六點才開始休假,但因為我立了功,長官便很爽快的答應我中午十二點就可離營。

    我平時就喜歡幫長官解決問題,不是拍馬屁,而是真的想幫上一點忙,因此,長官們對我的印象都不錯。警鈴事件後,他們對我更刮目相看了。我一直到退伍前都沒有被刁難,與長官也始終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老實說,雖然我一直很想趕快退伍出社會,但在軍隊裡的生活也不算白過,除了交到好朋友外,還做了很多平時不會有機會做的事,接受了很特別的挑戰。我也很慶幸,一路上所學的東西,都派得上用場。我發現,很多事情看起來領域不一樣,但其實道理都是相通的。長期以來,我對技術的鑽研,讓我為自己、為別人解決不少問題,到最後,收穫最大的還是自己。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0.1釐米的專注:放牛班小子馬祥原的世界冠軍之路

    0-10.1釐米的專注:放牛班小子馬祥原的世界冠軍之路

    作者: 馬祥原/口述, 洪懿妍/採訪整理
    出版社:天下雜誌

    2016.1.24 馬祥原X上銀科技 總經理蔡惠卿 對談!免費熱烈報名中↘
http://bit.ly/1TPaQT

    圖片來源:stocksnap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