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死於毒酒的詞中帝王李後主


    25 十一月 2015 時報出版

    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浪淘沙〉

    西元九七八年某日,北宋開封府某處不算豪華的家宅內,主人捧著宋太宗趙光義賜予的沉重酒壺,淚如雨下,他顫巍巍地滿斟一杯御酒,望著搖曳的燭光、夜空閃爍不定的星和若隱若現的月,長嘆一聲,他回首故國,那些春花秋月、鳳閣龍樓、玉樹瓊枝……還有他與戀人割捨不斷的綿情。

    令人痛不欲生的牽機毒酒

    在使臣嚴厲眼神的威逼下,李後主硬生生把藥酒灌進喉嚨,痛苦地死去。據說此日恰是七夕,也是死者的生日。朝廷隨即發出早就準備好的訃告:故「左千牛衛將軍」、「隴國公」李煜因病不治,皇帝輟朝三日以示哀悼。頗為諷刺的是,在這堆聽起來很榮耀的頭銜裡,宋太祖趙匡胤曾經賜給他的、帶有侮辱性的「違命侯」被徹底刪除了,主人還官升一級,由侯爵晉升為公爵。

    千百年來,亡國之君在百姓心中的待遇其實大相徑庭,像隋煬帝、陳後主之流,基本上屬於「咒罵、嘲諷」型,像明朝崇禎帝則屬於「批評、嘆息」型,而南唐後主李煜就屬於「同情、惋惜」型。的確,此君本色應是詞人,卻不幸錯位帝王,他前半生的作品香軟、幽怨,後半生的詞作凄涼悲壯、意境深遠,為詞史上承前啟後的大宗師,如王國維《人間詞話》所言:「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至於其語句的清麗、音韻的和諧,更是幾乎空前絕後。

    相傳李煜喝下的是「牽機」藥酒,服後頭足如弓狀掙扎,痛不欲生,狀如牽機,折騰了好久才斷氣,死得極慘。所謂「牽機藥」即中藥馬錢子,含「士的寧」及「馬錢子鹼」,是極強的中樞興奮劑,大量攝入會強烈抽搐。成人一次口服士的寧五到十毫克就會中毒,三十毫克即可致死。馬錢子的毒性也很劇烈,致死量只需約十克(二錢)。病患中毒後會出現全身僵直性痙攣,伴隨雙目凝視、牙關緊閉,面部會出現一種詭異而可怕的獰笑—直至呼吸肌麻痺而死。南唐後主李煜之死狀「前頭足相就,如牽機狀」,與之大致相符。

    做為亡國之君,李煜可選擇的道路無非是自殺殉國或苟且偷生。他雖不懂政治,但終究是文人,試圖選擇前者,但軟弱的個性使他沒有勇氣像商紂王一樣撲向熊熊烈焰。他博覽群書,當然知道亡國階下囚的下場:晉愍帝、梁元帝被俘,受盡屈辱而被殺;蜀漢後主劉禪被司馬昭俘虜,雖然沒有被殺,卻留下千古笑名……李煜既是自負高貴的文人皇帝,豈能忍受此等恥辱?但他畢竟在死亡面前退避三舍,想自殺又遲遲疑疑、躲躲閃閃,最終只是一把火燒掉藏書,沒有自焚。等到宋軍曹斌部的士卒衝到跟前,他也只能肉袒負荊,手牽白羊,背後扛著棺材,把性命交給敵軍罷了。

    夢裡不知身是客

    於是,李煜與眷屬、臣僚、宮人一眾在宋軍的押解下,「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離別歌。垂淚對宮娥。」途中,他心中五味雜陳,留下〈渡中江望石城泣下〉一詩:「江南江北舊家鄉,三十年來夢一場。吳苑宮闈今冷落,廣陵臺殿已荒涼。雲籠遠岫愁千片,雨打歸舟淚萬行。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閒坐細思量。」悲涼而不能自勝啊!

    為顯仁政,太祖趙匡胤表面優待,但仍封「違命侯」以示侮辱,繼之軟禁監視。名為公侯,實則囚徒。有人常把李煜之死歸咎於宋帝怒其故國情思、復國嫌疑。「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那是斬不斷的鄉愁和追思。「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已哀怨之至,「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太露骨了吧?

    更令宋太宗氣惱的是,李煜居然還寫下這樣的感慨詩句:「異國非所誌,煩勞殊清閒。驚濤千萬里,無乃見鍾山。」(五絕.亡後見形詩)不安安分分做大宋的臣虜,一心惦記著南唐,身在大宋領土竟還詛咒其為異國!其實宋主也有兩條路可選,一是讓他安度餘生,一是剝奪其生命。李煜降時,宋立國已多年,國本強固,勢頭正盛,南唐復國無異於癡人說夢,且以李煜的政治智商,更無成事可能。但筆者認為李煜過度暴露的文采,讓宋主在意識型態上動了殺機,這位來自敵營的文人竟有如此高的才賦,其存在本身就是對自身正統性、權威性的巨大威脅,一如數十年前,大陸之不容林語堂、梁實秋、胡適,臺灣之不容魯迅。

    從趙匡胤到趙光義,他們其實一直在偷偷觀察這位皇帝俘虜,都知道此人的文學才華。趙匡胤不殺,一是故意手下留情,以觀後效,看看李煜會不會夾起尾巴做人,在文學上收斂一點;二是當時還有周邊的小國未被大宋征服,趙匡胤希望留下一個明君、仁君的印象,好讓敵國子民歸附,減輕敵國的抵抗力度。至於趙光義,此人私德、心胸本來就遠遠不如其兄,手段毒辣,外表正派而內心邪惡,再說此時大宋把周邊小國都差不多收拾完了,沒必要再施予懷柔政策了,而偏偏一介文人李煜不懂政治,不識時務,不知好歹,不要說做戲假裝歸順了,連超一流的文學才賦都不懂稍加收斂,不僅曾與金陵舊宮人書曰:「此中日夕,以淚珠洗面。」更以一首首泣血的絕唱,讓自己這亡國之君成為必將流傳千古文壇的「詞中帝王」,真應了那句話:「國家不幸詩家幸,話到滄桑語始工。」可趙光義看到的不僅是哀婉,更有一股十分刺鼻的憤憤不平之氣!

    宋太宗最終狠下殺心,選擇了讓李煜的生辰變忌日,而且還極其狠心,不賜一尺白綾,而是賜下令人痛不欲生的毒藥酒。如此看來,倒是看似文采粗陋,只會「樂不思蜀」的阿斗劉禪,不管是真傻還是深層偽裝,生存智慧好像高一些,得以安享晚年。

     

    本文節錄:【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那些你不知道的醫療外史】一書

    adasdsdddsd8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那些你不知道的醫療外史

    作者: 譚健鍬
    出版社:時報出版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