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用十張地圖看懂全球政經局勢


    21 十一月 2015 商周出版

    moscow-218899_640

    俄羅斯

    俄羅斯幅員廣闊,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讓人感覺國土無邊無際。總面積六百萬平方英里,橫跨全球十一個時區。

    俄羅斯的森林湖泊、河流凍土、廣大草原、針葉林帶與山脈,全都遼闊無邊。俄羅斯之大,早就深入人們的集體意識中。不管我們在哪裡,俄羅斯就在那裡,我們往東南西北望去,就是俄羅斯領土所及之處,也是俄羅斯熊的棲居地。

    熊是這個面積第一大國的象徵,這當然不是巧合。熊在那裡坐著,時而冬眠、時而嗥叫,看起來雄偉威嚴,卻兇猛殘忍。熊(bear)這個字本身就是俄語,但是俄羅斯人很怕用這個字來稱呼熊,因為害怕想起熊較為黑暗的一面。所以,他們用「medved」(俄語的熊)來稱呼,意指「喜歡蜂蜜的動物」。

    俄羅斯西邊是烏拉爾山脈(Ural Mountains),以歐陸俄羅斯(European Russia)稱之,東至西伯利亞,領土延伸到白令海(Bering Sea)與太平洋(Pacific Ocean)。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紀,要跨越俄羅斯東西兩側,也要搭六天火車才能走完。俄羅斯領導人必須明白國土如此廣闊,風土民情差異之大,在制定政策時都要依此考量。幾世紀以來,俄羅斯領袖都深黯此道,他們懂得要全方位思考,只不過多半還是以西向發展為重。

    作家們設法深入瞭解這隻大熊的思維時,通常會採用前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一九三九年對俄羅斯提出的這句名言:「那是謎中之謎,外裹一層極具奧秘的謎語。」不過,很少人繼續看完這句話,邱吉爾當時的結語是:「但是,或許有一把鑰匙能解開這個謎,而那把鑰匙就是國家利益。」七年後,邱吉爾就用那把鑰匙,解開這道謎語,他聲稱:「我確信俄羅斯人最崇拜力量,最瞧不起軟弱,尤其是軍事方面的不堪一擊。」

    要是邱吉爾還在世,他一定會談到俄羅斯目前的領導階層雖然披上民主的外衣,骨子裡卻還是國家利益至上的獨裁主義。

    當普丁沒在想上帝為什麼不讓俄羅斯西部有多一點山脈時,他就會想起比薩餅,因為俄羅斯的國土形狀就像一片比薩餅,像一把楔子。

    這把楔子薄的那端是波蘭,遼闊的北歐平原從法國延伸到烏拉爾山脈(從南到北綿延一千英里,在歐洲與亞洲之間形成一個自然疆界),但寬度只有三百英里。北至波羅的海,南到喀爾巴阡山脈(Carpathian Mountains)。北歐平原包含法國的西部和北部、比利時、荷蘭、德國北部和整個波蘭幾乎也納入其中。
    從俄羅斯的觀點來看,這是一把雙面刃。波蘭代表一個極為狹小的通道,必要時俄羅斯可以出兵,避免敵軍攻進莫斯科。但是,就從波蘭這裡開始,這把楔子開始變寬,到達俄羅斯邊境時,寬度已經超過二千英里,而且從這裡到莫斯科全是一望無際的平地。就算擁有大批軍隊,也很難在如此遼闊的平地上捍衛國土。不過,從這個方向攻打俄羅斯的敵軍從未戰勝過,有部分原因可能是俄羅斯本身具有戰略縱深(strategic depth)。等到敵軍逼近莫斯科時早就彈盡糧絕,拿破崙的軍隊就在一八一二年犯下這個錯誤,希特勒軍隊則在一九一四年重蹈覆轍。

    或許你認為,沒有人打算侵略俄羅斯,但俄羅斯人可不這麼想,而且他們有理由這樣認為。過去五百年內,俄羅斯西部就數度遭到入侵。波蘭人在一六○五年橫跨北歐平原進入俄羅斯,後來瑞典軍隊在查理十二世(Charles XII)的率領下,於一七○八年進攻俄羅斯。拿破崙則是在一八一二年指揮法國軍隊大舉進攻,德國人分別在一九一四年和一九四一年這兩次世界大戰時進軍俄羅斯。從另一方面來看,如果從拿破崙於一八一二年入侵俄羅斯算起,再把一八五三年到一八五六年的克里米亞戰爭(Crimean War),以及到一九四五年的兩次世界大戰算進來,那麼俄羅斯人平均每三十三年,就會在北歐平原遭到攻擊。

    到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俄羅斯人打敗德軍,在中歐和東歐占領了一些領土,其中有些國家成為蘇聯(USSR)的一部分,而蘇聯也開始愈來愈像以往的俄羅斯帝國。一九四九年時,歐洲國家和北美地區的國家聯手組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以捍衛歐洲和北大西洋的安全,避免蘇俄的攻擊。俄羅斯為了回應此事,跟在其統治下的大多數歐洲共產主義國家,於一九五五年制定華沙公約(Warsaw Pact),明訂彼此之間的軍事防禦與互相援助。華沙公約本應牢不可破,但事後看來,這項公約在一九八○年代初期就開始鬆動,到了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後,更是化為烏有。

    俄羅斯總統普丁並不是前總統米哈伊爾.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的支持者。他譴責戈巴契夫危害俄羅斯的安全,他認為一九九○年代前蘇聯解體,就是「本世紀重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俄羅斯的政治影響力確實遍及全球,也懂得善用本身的影響力,尤其是在拉丁美洲,俄羅斯跟每個最不親美的國家都建立友好關係,譬如委內瑞拉。另外,俄羅斯也設法控制美國在中東的動靜,至少確保本身在那些事務上有發言權。現在,俄羅斯正投入鉅資,擴大本身在北極地區的軍武實力,並持續關注格陵蘭以維持其領土主權。自從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就比較沒把重心放在非洲,雖然對非洲的影響已遠不及中國,但還是盡力維持現況。

    在國內,俄羅斯正面臨許多挑戰,尤其是人口統計方面的問題相當棘手。俄羅斯已經注意到人口成長率銳減,但這問題卻仍有待解決。俄羅斯男性平均壽命不到六十五歲,讓該國在聯合國一百九十三個會員國中排名後半段,而且目前俄羅斯人數(不包括克里米亞)只有一億四千四百萬人。

    從莫斯科大公國到彼得大帝、史達林和現在的普丁,每位俄羅斯領導人都面臨同樣的問題。領導人的意識型態是獨裁主義、共產主義或裙帶資本主義都沒有關係,俄羅斯的港口依然結冰,北歐平原仍舊平坦。

    拿掉地圖上的國界線,沙皇伊凡四世當時遭遇的狀況,跟普丁總統現在面臨的處境,其實都一樣。

     

    本文摘自《用十張地圖看懂全球政經局勢

    10maps用十張地圖看懂全球政經局勢

    作者: 提姆‧馬歇爾
    出版社:商周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