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親愛的,我在妳這邊


    16 十一月 2015 雪倫

    people-932069_640
    我們認識有多久了?我不想算,相信妳也不想算,因為這都只在說明妳的年華老去,和我的極力抓也抓不住的青春,但好久不見的妳,還是我印象裡那個溫柔的像水一樣的妳,即使容顏不再是十幾年那樣美麗,卻還是有著讓我眼睛移不開的魅力。

    妳總是喜歡捏著我的臉,然後叫我小朋友,現在也依然一樣,「小朋友,妳的魚尾紋越來越深了囉!」

    我笑著說,「那還用說。」歲月在這點很公平,不公平的是身家,我沒有閒錢去拉皮、脈衝光,就只好接受這些時間的印記,告訴自己沒有不好,人終究會老也會死去。

    在花蓮經營小店的妳,不知道是不是那裡的風水比較好,總覺得妳精神氣爽,雖然我也愛我生活的城市,但人就是這樣,每天都有的不算好,遠在天邊的最是好,妳笑笑的又捏了我的臉說,哪有風水好這種事,就只是因為生活平靜。

    我點了點頭,明白妳的生活平靜有多麼不容易,結過一次婚,半年不到,先生外面的女朋友卻挺了個肚子向妳哭訴,妳搶了她的所有,妳什麼都沒有說,什麼也沒有要,不吵不鬧的簽了離婚協議書,那時候的我還小,不明白妳為什麼如此經易放棄,現在卻覺得妳酷的不得了。

    好不容易從離婚的悲傷中走了出來,妳戀上了一位男同事,妳常常開心的打電話給我,跟我炫耀妳的快樂,知道嗎?我被閃的眼睛都快瞎了,但卻被妳的快樂感染,覺得老天爺總是會彌補妳失去的,但卻在他第一次打妳之後,忍不住詛咒老天,妳總是覺得他有一天會改變,可惜一天天過去,他唯一的改變就是打的更兇,直到打掉妳的小孩之後,妳才明白他根本不會變。

    於是,那一天,妳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妳辭去了工作、賣掉了房子,妳想去花蓮住一陣子,叫我要乖乖的,就像我媽一樣,叫我要認真工作,就像我姐姐一樣,叫我趕快找個男人駕馭,就像朋友一樣,那天我什麼都沒有說,我說不出妳要加油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唯一的一句,也就是要記得吃飯。

    有五年沒見了吧!我們。

    可是那種親近的感覺,在見到彼此的那一刻,就又馬上回來,妳說我的書妳都有買,妳說妳看的很開心,妳說看到我現在這樣真好,妳說什麼時候也寫寫妳的故事,我馬上拒絕,我不想再重覆那些悲傷,如果可以,我多想幫妳寫接下來的故事,順順利利快快樂樂的那樣,但我們都知道,我們不可能活的像小說一樣,即便我們跟裡面的角色也許有幾分相似。

    我問妳,最近有沒有對象,妳先是笑了一下,接著跟我說,妳喜歡現在自由自在的生活,顧好小店混口飯吃就好,對於愛情,即使是心動,也不再想行動,有時候單純的喜歡一個人,比擁有那一個人還要來的簡單。

    我明白,妳的退縮。

    才聊沒多久,一位男子走到我們桌旁,妳跟我說那是妳的朋友,他來出差順便送妳來,接著跟我說,他的女兒也愛看我的書,最近要準備出國留學,想請我寫張祝福卡片送給那個小朋友,我說沒有問題,男子開心的從塑膠袋裡拿出卡片,我想是剛剛去買的吧!我接了過來,拿起筆,想著要寫些什麼。

    然後,我看著你們坐的離彼此都有點遠,男子一臉期待的看著我,跟我說著女兒的名字,而妳微笑的看著他,一臉滿足的樣子,我想我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寫好卡片後,男子不停的跟我道謝,接著又說他想買些好吃的回去給女兒,想去隔壁街上逛逛。

    於是又剩下我們二個,他一離開之後,我馬上問妳,他有老婆嗎?妳又捏了我的臉一直笑著,妳總是知道我在盤算什麼,總是說我就好像妳女兒一樣,但又還好不是,因為我太倔強不好管,他太太幾年前就過世了,妳說。

    那妳還在等什麼?我說。

    妳端起咖啡,用著我一向羡慕的漂亮手指使著攪拌棒,接著喝了一口,唇邊沾了點奶泡,我伸手幫妳擦去,妳摸了摸我的頭,然後對我說,我在等我不害怕的時候。

    那一瞬間,我多想為妳哭泣,可是我很倔強。

    我轉移了話題,聊著妳的小店,妳的生活,妳的週遭,妳的一切,再聊著我的生活,我的一切,我們就從中午坐到了晚上,那位男子就在一旁,聽著我們聊天微笑卻不參著半句,再不時的幫我們續咖啡、加白開水。

    整整九個小時後,我們解救了那位男士,即便他很紳士,我想也不好意思再讓他繼續這樣無趣下去,離開前,我們擁抱了對方,妳叫我要多看看,我叫妳不要再看,妳捏了我的臉,我拍了拍妳的屁股,多想再跟妳聊,但妳還得看顧妳的小店,於是我們約定好,明年我一定要去花蓮小住一陣子。

    妳離開之後,我還是坐在位置上想著妳,知道嗎?我多希望妳幸福,我多想叫妳不要害怕,可是過去的那一些,我想著都會害怕,更何況是妳,妳明明就那麼好,這麼美好的妳不應該被一個好人愛著嗎?

    應該,當然應該。

    只是我們都不知道未來的那一個人,是不是一個好人,愛情是一場戰爭,我們只能不停的把自己訓練的更強,來面對未知的戰況,也許一生和平,也許是槍淋彈雨。

    親愛的,我知道妳會來這裡,妳總是默默關心我的一切,我知道妳會看。

    現在我只想跟妳說,等妳不害怕去面對戰爭的時候,我一定會在妳身後,為妳搖旗吶喊。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雪倫」,原文點此)

    圖片來源:pixabay

      關於作者

      小說作者。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