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同性戀,不是病


    22 十月 2015 大塊文化

    lesbians-839875_640

    Jerry從來就沒有少過女友的陪伴,每個女友都好正。三年前,Jerry滿45歲生日,親朋好友除了工作、健康的祝福外,問起感情的事,Jerry無奈的「嘿、嘿嘿」帶過,不然就是說:「你要介紹誰?是你的好朋友嗎?不要害人家了,我都快五十了。」家人看著仍是孤家寡人的Jerry,擔心不免。

    媽媽忍不住要三姊陪著前來諮詢,說了對Jerry的一些疑惑,忍不住問:「我媽很擔心,弟弟是不是同志?」

    「外表看得出來嗎?要不要叫他也來諮商看看,如果能夠改變他的性向就好了!」媽媽忍不住期待。「如果能夠改變他的性向就好了」這種夢想,30年至今,都有同志的家長,抱持著這樣的想法。

    我委婉的跟Jerry媽說:「同性戀不是病,不需要治療。要諮詢的是不能接受的親人!」

    Jerry媽哭了出來,自責一定是自己寵壞的:「Jerry是家裡最小的老么,上面有三個姊姊,他長得好可愛,帶出門,大家都喜歡他,直說這小妹妹好漂亮啊!小學前,他爸在國外工作,Jerry黏我黏得很緊,一家都是女生。會不會是這樣,所以他不喜歡女生了?」

    「看著弟弟長大越來越帥,人品也算端正,我們見過他其中的幾個女朋友,長相、學識、教養都不錯的好女孩,不了解弟弟為什麼定不下來?剛開始也不以為意,媽還說也許弟弟眼光高,年輕人多挑挑也好。」

    「他一過三十,我當然會催他結婚,Jerry是獨子,他爸總怪我,說都是我給寵壞的。逼急了,Jerry竟然跟我談條件,可以跟女生在一起,但不要生小孩。後來又改成可以在一起,但不要結婚。結果,女孩子誰願意這樣虛耗青春,就一個個自行離開了。」

    「怪的是—」姊姊和媽媽對看一眼:「和弟弟分手的女孩不少,不知道該是說她們有風度,還是怎樣,竟然沒有一個人回來責罵弟弟,反而還能像朋友般相處,偶爾還相約吃頓飯、喝杯咖啡什麼的。我媽發現弟弟和女朋友們好聚好散,還直誇弟弟做人成功,連分手這種事都能化敵為友,沒有遇到死纏爛打要他負責的女生。不過我媽還是頂失望的,因為如果當中哪個女朋友懷了孕,她倒是極願意接受這個意外的驚喜,只可惜啥事都沒發生。」

    自從父親過世後,媽媽更是把重心全擺在Jerry身上,雖然如此,Jerry以工作為重,只有固定週日中午,會回家陪媽媽吃頓飯。從Jerry三十歲自己買房獨立外住後,幾十年來都是如此。這期間媽媽雖看過Jerry的幾個女友,媽媽無論敲邊鼓說喜歡誰或不喜歡誰,最後都煙消雲散。媽媽似乎很自責,若不是意見那麼多,也許兒子早就可以結婚了,自怨自艾的媽媽擔心有生之年,無法看到兒子成家,更別提抱孫子了。

    在媽媽的淚水攻勢和姊姊們的威逼下,Jerry總算獨自出現在我面前。

    「我之所以來,是為了讓心理師了解,我既沒病也沒所謂的感情創傷後遺症。」Jerry一坐下就表明:「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讓我媽接受,我根本就沒有要跟女生結婚的想法,那不是我媽的問題,但若講明了,我媽能夠接受嗎?她都一把年紀了,她往後還能開心得起來嗎?」

    我完全能同理Jerry擔心的風險,Jerry說:「反倒是我向對我存有想婚的女孩坦白,就算她們離開了,也會留下祝福、不會怪我,因為她們知道、能感受到我曾努力過試著愛女生,我真的很盡力了,但我真的做不到。」

    「Catherine跟了我5年。」Jerry眨著雙眼:「我們彼此扮演年節的男女朋友,她是第一個發現我的同性戀,但Catherine很有義氣,她懂我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也從不開口要求我什麼,反倒是我很感激她的陪伴,給我有緩衝的思考時間,這對一個慌張的人來說,太重要了!所以Catherine邊工作邊念夜大時,我也不忍心她沒日沒夜的拚,出錢以她的名字幫她買了部車。在旁人眼裡,我和Catherine會分手,是因她出國深造,距離遠了、感情淡了;事實上,我們透過網路,至今仍是推心置腹的知己好友。

    「人在國外的Catherine,思想豁達多了,她讓我知道同性戀不是萬惡不赦,我們也有權追求自己的幸福。當我打定主意在感情的路上忠於自己的性向,我跟每個對我有好感、主動找上我的女孩,除了結婚這件事情外,其他能幫她們的、能滿足她們的,我都盡量,所以就算最後要分手,也多半是她們自己知難而退。」

    Jerry兩手一攤:「其實,我對男歡女愛的性需求不高,有個女人在身邊進進出出、跟前跟後,只是免除別人問東問西、好奇的眼光罷了。所以,誰跟我在一起,能在一起多久都無所謂,起碼每個週日中午,能跟我一起回家陪媽媽吃頓飯,其他都好說。」
    「真的對女孩都沒戀愛過嗎?」Jerry儀表堂堂,在職場表現也算亮眼,他身邊的女孩堪稱個個是「正妹」。

    Jerry笑而不答。

    「媽媽那邊呢?」

    「如果可以,希望多元成家。」Jerry嚴肅了起來:「我不想為了別人的眼光,去誤了女孩子的一生,除非她也支持多元成家!要名分,我可以給,但談到感情,就不要強求。我很清楚,有些女人在被愛沖昏頭時什麼都好說,往往頭腦一清醒,會反悔、看清事實,會自己打退堂鼓。所以,為了不傷我媽的心、我會曖曖昧昧的再打幾年迷糊仗,等我媽百年後,我一定就會大大方方的出櫃!」

    根據調查,全球大約有十分之一的人口是同性戀。

    精神疾病診斷(DSM)於1970年代,已經更正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也不是性的偏差或變態,同性戀接受心理治療的原因,不在改變性傾向,而是因為遭致社會歧視,被霸凌,被排擠,不能像其他人自然的與他們的伴侶公開生活,長期背負秘密,孤寂悲傷,而產生焦慮與憂鬱。

    大眾對少數人的不友善,使人難以承受,甚至使人受害!2000那年,曾鬧出人命。死的是屏東國中生葉永鋕,他是個陰柔的國三男生,被同學長期欺凌,最後死在學校廁所,學校沒有先報警而是先去清洗現場,教育部因命案發生後,開始立法,推行兩性平等友善校園。先從學生教育著手,尊重不同性別的人。多數出櫃的名人,都有傑出的成就與表現,例如蔡康永、美國脫口秀主持人艾倫、蘋果執行長庫克。他們不畏社會的異樣眼光,勇敢出櫃,一再呼籲社會停止污名化,具有指標性的意義。

    性傾向無法選擇,同志感情,不是病態,但社會的歧視,異樣的眼光,常常使優秀正常的人也無法光明正大。背負這樣的社會眼光,與其讓家人承受,不如自己演戲過一生,或是先結婚蒙混過關以後再說。Jerry的無奈,為了母親演戲,何嘗不是一個體貼的好兒子,如果社會的進展,能夠接受個別差異,大家也不用那麼辛苦的掩飾了。

    同性戀朋友應享有結婚的基本人權,在臺灣仍有諸多的黨派與教會保守派,仍偏頗的主張同性戀犯了罪,邪靈附身,公開的歧視與霸凌,阻撓同性戀者成家。文明社會的演進,歐洲很多國家比美國早十年宣布,接受同性戀婚姻,同性戀伴侶亦可以領養小孩。全世界最多基督徒的國家美國,終於在2015年6月27日,由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全國合法。法官Anthony Kennedy判詞的最後一段,鏗鏘而動人:

    「世上沒有一個結盟比婚姻來得更深刻,因為當中體現了最理想的愛、忠誠、投入、犧牲和家庭。在締結婚姻盟誓之後,兩人合起來比各自單獨能成就更大的事,在有些情況下,婚姻的愛不斷延續,甚至跨越生死。」

    同性戀真的不是病,有病的是相關知識太少,無知與歧視。Jerry不想麻煩家人為了他去承受外界的眼光,也不想耽誤對他有幻想的女性,然而感情是個人的隱私,無須向外界交代,只要他人能夠接納這個「不同」,Jerry不但可以更自由做自己,跟家人也會加親密,不用保守一個可能家人也猜得到的秘密。

     

    本文授權自大塊文化/ 羅秋怡 《男人的情字這條路

    manlove06男人的情字這條路

    作者: 羅秋怡
    出版社:大塊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關於作者

      大塊文化
      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大塊蛋糕,大把鮮花;大塊文章,大好人生。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