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神啊!我的有緣人在哪裡?:師父出馬,問緣最準!堯天宮創辦人吳平和親自解惑,幫你配姻緣、找貴人、家庭永保和樂


    14 八月 2015 大是文化

    雲林縣口湖鄉的蚶仔寮是我的故鄉,那是一個窮鄉僻壤的小村莊,由於臨近海邊,因此當地大多數的居民(包括我的父親)都是以討海為生。

    我是家中長子,底下還有六個弟妹,皆靠父親一人捕魚養家活口,負擔十分沉重。身為長子,我覺得有責任分擔父親的工作,所以十幾歲就主動跟著父親出海討生活。

    有一次,我和父親一起出海工作卻遇到颱風,當年根本沒有氣象報導,漁民只能以性命與大海搏鬥。當時年方17歲的我有很深的感觸:人為了顧三餐、為了賺取微薄的收入,竟要以生命去拚搏……難道我的人生就只能如此嗎?

    思考了很多天,17歲的我終於做了一個重要決定:我要離開故鄉去奮鬥!於是,我南下高雄,請住當地的姑丈幫忙協尋合適的工作,但結果卻是四處踫壁,找不到工作我只好又回去雲林。過了幾個月,我再次南下高雄,因為姑丈認識茂發木業公司的主管,透過他的幫忙,我終於順利找到工作,而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份職業。

    當時我一天的工資是18元,在公司負責撿拾餘料。雖然身為基層的小員工,但我很認真的觀察,並默默學習裁切木材的師傅怎麼工作、二手又做些什麼。後來,老闆看我覺得還滿有潛力的,就讓我當起二手,最後晉升到裁切師傅。

    就這樣工作了兩年,等到東南亞木業公司來挖角,我的薪資也調漲到一天60元以上。那時最資深的同行師傅日薪也才35元,就足以養活一家子人,我的薪資可以算是相當高的了!

    當時在故鄉的人即使辛勤種田、出海捕魚,也賺不到跟我一樣這麼多錢,因此一有機會,我馬上引薦弟弟及同鄉到木材公司工作,讓家境也慢慢獲得了改善。

    我一直在東南亞木業公司待到入伍當兵,在民國57年2月退伍後,還是繼續從事木工。同年7月,我與太太(李月書)結婚,婚後我們仍住在公司分配的宿舍裡,待到民國59年才離職、搬出去,兩人也開始籌備木材生意。

    誠信做生意卻收不回貨款

    父親知道我要創業,就到金湖舊港邊的萬善爺廟求了一面令旗,還要我將令旗供奉起來,說是可以保佑生意興隆。對一般人來說,萬善爺或許並非是耳熟能詳的神尊,但在我的家鄉卻十分靈感。雖然那時候的我很鐵齒,也不太信神,但父親的好意必須尊重,所以就把萬善爺的令旗請回高雄。

    不過,當時我們是租屋,令旗請回家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便自行釘了一個櫃子,將它插著就當成是供奉。

    在民國62年至民國64年間,我們經營的木材生意十分不順,不只貨款收不回來,還被倒會,最後生意做不下去,生活也陷入困境,就連吃飯都成了問題。當時我的心情非常沮喪,不停問自己:「為什麼別人做生意能賺錢,我卻失敗?失敗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痛定思痛後,我終於悟出自己的問題,就在於「認識」這兩個字;對人、對事認識不清,才會被欺騙、被倒債。體悟了這個道理,我整個人豁然開朗,同時警惕自己不能重蹈覆轍。而且雖然生意做失敗了,好在我的信用仍在,並沒有虧欠朋友或事業夥伴半毛錢,所以很多朋友還不斷鼓勵我東山再起。

    金府千歲降駕!還有話對我說

    當時有位楊姓友人尚欠我一些貨款,於是我前往台南找他,收完貨款,就和他在門口聊天。剛好那天他家人在請示神明一些事情,有乩童跟「桌頭」在問事,降駕的神明是台南的金府千歲。

    而且很特別的,金府千歲降駕是講北京話,發出來的腔調則是大家都聽不懂的語言,只有幫金府千歲翻譯的桌頭才聽得懂。忽然間,桌頭問現場所有人:「門外有沒有一位姓吳的弟子?金府千歲有話要跟他說。」

    就是這麼巧,當時在門外的只有我一人姓吳,便很自然的應聲。

    桌頭把我叫了過去,他繼續聽完金府千歲的話之後,就靠近我耳邊小聲的問道:「金府千歲說你最近喪子、失財、諸事不順,有沒有這回事?」

    「有。」事實上,當時我的一個孩子才出生幾天就不幸夭折,而且事業不順賠了很多錢,金府千歲說得很準。

    桌頭聽到我的回答,彷彿鬆了一口氣,畢竟對別人說這種話,萬一沒有這回事,豈不是當場漏氣又觸別人楣頭?接著,金府千歲又繼續問道:「你家裡以前是不是有供奉一面萬善爺的令旗?現在不見了,你知道它去哪裡了嗎?」

    我回答:「被老鼠咬走了。」
    「不是。」金府千歲說:「現在這隻令旗已經飛回去萬善爺廟了。因為你現在住的地方是陰地,令旗帶來的兵馬有限,抵擋不了,所以就飛回萬善爺廟了。我言盡於此,你現在趕緊去找大神幫你去家中處理吧!」

    啊?令旗自己飛回去萬善爺廟?這種事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儘管我很鐵齒,但一想到金府千歲能準確的說出我的狀況,還是寧可信其有,就跟金府千歲說:「金府千歲,弟子不知道什麼叫大神,也不認識什麼大神,祢能將我的事說得那麼準,那麼祢就是大神!請金府千歲幫我處理吧!」

    所謂「神怕求」,神明是慈悲的,當人誠心求祂的時候,祂也會盡力幫人想辦法。於是金府千歲答應了我,也到我家中幫忙處理完這件事。

    接著,祂又指示我:「弟子啊!你家中陰地的事已經幫你處理好了,但還有一件事,就是金湖萬善爺廟裡有一尊跟你有緣的神尊要讓你奉拜,你若是不信,可以親自去萬善爺廟擲筊,你就會了解。」

    過了幾天,我便前往萬善爺廟擲筊請示。廟裡有幾尊神明,其中三尊是我看了比較喜歡的,準備要逐一請示時,才擲筊請示第一尊,就連續允了六個聖筊。原來,的確有一尊神明要讓我供奉,祂就是「五萬善爺」!

    我將五萬善爺的金身請回家後,就供奉在先前放置令旗的那個櫃子上。

    摩托車被偷了,難道會自己回來嗎?

    很神奇的是,金府千歲幫我處理好房子「欠點」之後,我的人生感覺也逐漸變好。甚至後來還有貴人出現,找我一起共創土地建築的事業。

    記得有一次,有位客戶住在金山大飯店的六樓,我和合夥人蘇先生一起前往拜訪。當時我們倆合資買了一輛摩托車作為代步工具,一抵達金山大飯店,停好機車,便進去找客戶準備談生意。

    但那個年代不像現在人手一支手機這麼方便,我們到了六樓才發現客戶剛好不在飯店內,只好先行離開。只是到了一樓,卻遍尋不著我們的摩托車……它居然不翼而飛了!

    我當然知道它八成是被偷了,當下真是焦急又沮喪,因為那時一輛摩托車的價格頗高,幾乎可說是我全部的資產。情急之下,不自覺的叨唸著:「這下糟了,難道老天爺真要絕我的路,我就只剩這輛摩托車而已,現在連車也被偷了,我該怎麼辦才好?」
    後來,蘇先生跟我一起去警察局報案,報完案他忽然跟我說:「吳ㄟ,你家不是有一尊五萬善爺嗎?不然我們去請示祂,看看能不能把摩托車找回來?」

    那時候,雖然我已經將五萬善爺請回家供奉,但其實沒有很信神。只不過人在絕望、六神無主時,總還是會想問神、尋找一絲希望。於是,我們兩人趕緊回家請示五萬善爺。

    跟一般人一樣,我才剛接觸神明,也沒有師父教導,根本不太會問神,擲筊擲了老半天,怎麼樣都沒有聖筊。因為機車被偷,心情已經很差了,又一直擲不到筊數,忍不住丟了一句氣話問道:「還是不用我去找,它自己就會回來?」

    叩、叩、叩!五萬善爺居然給了三個聖筊(聖杯)!
    我心想:「怎麼可能?車都被偷了,難道還會自己回來?」

    既然五萬善爺這麼說,我就好奇的問祂,那麼摩托車第幾天會回來?開始擲筊,一天沒杯,二天沒杯……,一直擲到第16天,五萬善爺這才允了三個聖筊。

    「唉,這不準啦!五萬善爺一定是在安慰我。祂知道剛遺失摩托車,任何人都會比較焦急,等過了十多天後,我應該能接受現實,心情也會較為平復,所以才會這樣指示。」

    鐵齒如我,完全不相信五萬善爺的指示有實現的可能,後來也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然而到了第15天,我忽然接到警察局打來的電話,「吳先生,你是不是有遺失一輛摩托車?你的摩托車已經找到了,有個偷車賊在旗山被抓到,車子現在停在旗山警察局,你可以來領回。」

    當下我立刻趕去旗山警察局。誰知道,警察卻說要我付3,000元的機車修理費才能領回去,我覺得這實在太不合理了,便斷然拒絕。警察一聽便改口叫我明天再去牽車。果然隔天再去警察局,就順利領回機車了。算一算,時間剛好就是第16天!

    神說:房子住久了就是你的……

    後來我的建築事業步上軌道,也存了一些積蓄,再加上房東說房租要漲價,於是就想另尋住所。就這樣到處看、四處找,看了十幾間還算滿意的房子,但請示五萬善爺的意見,祂卻沒有一間滿意的。

    問到後來我也覺得很無奈,就半氣話的問神明:「還是我不用找了,這間房子住久了就是我的?」
    叩、叩、叩!三個聖筊!

    真的還假的?我半信半疑的對五萬善爺說:「好,既然祢說住久了就是我的,那我就等等看。要是真的變成我的房子,那我就幫祢換一個較大的神桌。」

    約莫過了一年,房東突然跟我說要把這間房子賣掉,我覺得很驚訝,因為房東是經營船公司的有錢人,怎麼會要賣房子?詢問之下才知道,由於颱風的關係,他的船隻受到毀損,得賠很多錢,不得已才要賣房子求現。

    就這樣,我用31萬元買下當時租的房屋,也果真應驗了五萬善爺所說:「住久了就是你的!」當然,我也沒忘記對五萬善爺的承諾,特地換了一張大神桌來供奉祂。

    因為經營事業會認識許多人,他們常常會到家裡來泡茶聊天,有個朋友看到我供奉神尊便問道:「吳ㄟ,你拜的這尊是什麼神?」

    「是萬善爺啊!」
    「有沒有很靈驗啊?」
    我回答:「不會靈驗啦!只是用來裝飾好看的而已。」

    之所以這樣回答,並非是我對五萬善爺不敬,而是因為我實在不懂神明的事。若跟他說很靈驗,少不了會被追問。

    我還半開玩笑的說:「如果要讓我相信祂很靈驗,很簡單,找一個從來沒有被神明附過身的人來,而且這個人必須是個目不識丁的文盲,要是五萬善爺有辦法讓這樣的人起駕,還能寫出我們認識的國字來,我就相信祂很靈驗。」

    儘管我三不五時這樣說,也不會真的去找這樣的人來讓五萬善爺起駕。但後來發生的事,讓我合理懷疑五萬善爺都聽在耳裡,並且決定大顯神威來教訓一下我這個白目又鐵齒的弟子。

    簽約日卻鬧肚子痛、還發爐

    當時我跟合夥的朋友看好鳳山一塊土地,準備開發建構住宅,萬事皆已準備妥當,只等隔日去簽約。

    到了翌日早上,朋友開車來接我,我的肚子卻莫名其妙的痛了起來,連路都沒辦法走。朋友看我這個樣子非常緊張,直說:「奇怪?你肚子早不痛、晚不痛,偏偏要去簽約的時候痛,看來我們只好延個幾天再去簽約了。」

    朋友話才剛說完,五萬善爺的神明爐就突然發爐,火勢還大到差點燒到神明的鬍子。見狀,我趕緊拿一碗水往神明爐倒下去,及時滅火。

    說真的,我拜五萬善爺拜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覺得很奇怪,神明爐發爐莫非是祂有什麼重要的事要指示我?但要指示什麼事?我們請示了老半天,「可以簽約嗎?」沒杯,「不能簽約嗎?」也沒杯……,五萬善爺到底是什麼意思?

    無奈之下,我想起自己跟朋友之前說的玩笑話,立刻請示五萬善爺:「是不是弟子曾說要找一個從沒讓神明附身過、而且不識字的人來,如果五萬善爺能讓他起駕、寫白字,我才會相信祢靈驗。祢要我找這樣的人來,靈驗一次給我看,祢才要指示?」

    才說完,叩、叩、叩!連三個聖筊!

    既然五萬善爺都這麼指示了,隔天我們就找來一個從未被神明附身過的文盲。誰知道我們點完香,才等了一會兒,這個人就忽然起乩,還開始在神桌上一筆一畫的慢慢寫,最後寫出一個「萬」字。

    我腦中靈光一閃,問道:「是不是萬善爺降駕?」
    這個人果真寫了個「是」。
    在場眾人都覺得十分驚奇,因為一個目不識丁的人居然真的寫出國字!
    接著,他又寫下一個「地」字。
    我問五萬善爺:「祢寫『地』這個字,是不是指示弟子昨天本來要簽約那塊土地的事?」
    那個乩身寫了「是」。
    我接著問:「土地怎麼樣?是可以順利進行的意思嗎?」
    「不是」,乩身寫下這兩個字。
    「還是土地有問題,是不是不能簽約?」我只好問祂另一種可能性。
    這回乩身居然寫下「是」。

    看到五萬善爺的指示,我根本無法接受,年輕氣盛的我忍不住大聲說:「我不信!土地的事又不是祢萬善爺的專業,這塊地都已經請了有名的建築師去縣政府確認過沒問題,大家都說沒問題,只有祢萬善爺說有問題,我不相信啦!」

    這時乩身開始不停的寫著:「10月6日、10月6日、10月6日」。
    不管我們再怎麼問,那個乩身只重複寫著:「10月6日」。

    難道是叫我們農曆10月6日才能簽約?但我不敢問這句話,因為當時才農曆四月,我們都已經投入這麼多錢,而且時間就是金錢,要過半年才能簽約,誰能接受?

    最後我問道:「還是要等到10月6日許可才會下來?」五萬善爺回答:「是。」然後就退駕了。

    但對我們來說,頭都剃一半了,哪能說停就停?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跟合夥人還是找時間簽了合約。簽完約,要去縣政府申請建築執照時,沒想到縣政府竟然在這時告訴我們說,這塊土地真的有問題!

    原來縣政府委託成功大學鑑界,這塊土地少補了一個路界中心樁,必須重新鑑界才能使用。而這件事足足拖了半年,直到農曆10月5日才終於補上路界中心樁,等到農曆10月6日那天,我們也才領到建築執照。

    我內心不禁感慨,如果早在半年前聽五萬善爺的話,再去詳細確認土地問題,就不會白白浪費這半年時間了。

    籌備開宮,踏入充滿神蹟的世界

    在開宮之前,五萬善爺是與我結緣的第一尊神明,後來跟朋友去十二元帥廟,請了一尊與我有緣的十二元帥,之後又從港口宮請來媽祖鎮殿。祂們三位便是堯天宮開基的神尊。

    從開宮至今,堯天宮供奉的神尊有天上聖母、十二元帥、萬善爺、三太子、三官令、註生娘娘、土地公及虎爺,以及後來為了救月書一命,特地從「關仔嶺碧雲寺」請來的觀音佛祖。

    雖然籌備開宮有很多鎖事,但自從我決定創立堯天宮後,便進入充滿神蹟的世界,讓本來鐵齒的我,不僅相信神明的存在,更由衷的信服祂們。

    此外,有不少信徒看完書後會自己來堯天宮拜拜,自行擲筊問神。例如有一次,一個年輕人單獨前來,跪在神前擲筊請示了很久,那天怡云、哲汎跟璦如三個義女剛好相約來宮拜拜、請示夢境,那年輕人看她們自己在擲筊,便鼓起勇氣去詢問她們:
    「不好意思……可以請問妳們一個問題嗎?」
    「請說。」哲汎熱心的回應他。
    「為什麼我都擲不到三個聖筊啊?」
    「那有可能是你問的問題不對,或是神明沒有要指示你這個方面。」哲汎回答他。
    他苦惱的抓了抓頭,「那要怎麼問才對?」

    為什麼擲不到三個聖筊?

    「你有看過我們堯天宮出的兩本書嗎?」怡云問他。
    「有大概看過,但自己來擲筊卻都沒三個聖筊,就不知道怎麼問下去了。」年輕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很正常啊!我們也是這樣。」哲汎爽朗的笑著說。
    「是哦!」
    「你是要請示神明哪方面的問題啊?」怡云問他。
    「呃……是關於感情……。」
    「有交往的對象嗎?」
    「有……。」
    「你可以請示神明問看看你們是不是正緣,或有沒有要指示你們籤詩,例如是在講男方或是女方的籤詩,或者你可以從理念或個性相處等等去請示。」怡云提供了一些方向。

    「好……謝謝,那我再問問看。」
    又過了十幾分鐘,這個年輕人依然擲不到滿意的答案,於是再次詢問哲汎,哲汎問他:「你剛剛請示過神明哪些問題?」
    「因為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了,我問神明是她的錯,還是我的錯?但是她的錯也沒杯,我的錯也沒杯。」
    哲汎笑了起來,「你不能這樣問神啊!」
    「啊?為什麼?」
    「神明不會那麼明白的跟你說是誰的錯,祂們說話通常不會那麼絕對,比較有可能指示你們雙方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況且如果今天神明跟你說是女方的錯,然後你回去告訴女方說:神明說我們分手是妳的錯!你覺得女方聽了這種話,就會接受並且回到你身邊嗎?這樣一樣解決不了問題啊!」哲汎誠懇的分析給他聽。
    「哦……原來是這樣,那接下來我該怎麼問?」

    「你看是不是要掛號再來請吳師父幫你問好了。」璦如建議他,「因為有的問題怎麼請示都沒杯,有可能問題點是我們想不到的,所謂旁觀者清,尤其是感情方面的問題,吳師父懂得怎麼問神,而且比較客觀,假如萬一問出來原因是無形的欠點所引起的,你自己也不懂得怎麼處理啊!一樣要請師父配合神明處理,否則指示欠點還不處理,有時候問題會更嚴重,神明或許就寧願不告訴你了。」

    確實,問神的關鍵在於,人提出的問題要正確,得到的答案才會正確。

    信神者,神明必幫之

    我在問事的過程中,遇到許多三十幾、甚至四十幾歲的女性,外表條件不錯,工作、經濟能力都很獨立,卻偏偏找不到有緣人。

    記得有一次,有位四十歲出頭的女信徒在神明指示完婚姻的問題之後問我:「吳師父,我還有可能有姻緣嗎?」

    我告訴她:「有啊!媽祖給妳這些指示,就是表示妳還有姻緣啊。」

    她聽到我這樣說,忽然哭了出來,說道:「我本來覺得如果沒有機會結婚,就從此放棄結婚的念頭,決定獨身過一輩子了,沒想到媽祖說我還有機會。」

    三、四十歲還沒結婚的女孩子,大多有著一顆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若是貿然的找一個對象,卻所託非人,除了浪費寶貴的青春,更要擔心人財兩失,不僅沒得到幸福還跌落痛苦的深淵。

    但信神的人有神明在暗中幫忙,相信屬於你的有緣人最終一定會出現!

     

    本文授權自大是文化/吳平和《神啊!我的有緣人在哪裡?:師父出馬,問緣最準!堯天宮創辦人吳平和親自解惑,幫你配姻緣、找貴人、家庭永保和樂

    21212128神啊!我的有緣人在哪裡?:師父出馬,問緣最準!堯天宮創辦人吳平和親自解惑,幫你配姻緣、找貴人、家庭永保和樂

    作者:吳平和
    出版社:大是文化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