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在愛裡活著:活著是修練,注入新能量


    23 六月 2015 天下雜誌出版

    2131231212124

    我看了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電影《明日邊界》,看完這部引人入勝的科幻動作片,啟發我一些對生死輪迴及人要如何活著的看法。

    湯姆克魯斯片中飾演比爾凱吉上尉,因為得罪長官,從軍官被降成小兵,還捲入一場戰爭。上戰場沒多久,毫無戰鬥能力的他當場陣亡,卻因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啟動了「每天死去、醒來重生、又回到同一天」的生死輪迴。

    雖然凱吉上尉吃盡了苦頭,卻憑著個人意志和愛情的力量,從「一日生死輪迴」不斷重複的困境中,尋求各種突破的可能,最終達成任務,蛻變成真正驍勇善戰的勇士,挽回一場原本打不贏的仗。

    其中,男女主角的兩句對白:「我們來過這裡幾次了」、「謝謝你這一次帶我走這麼遠」,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裡。如果我們的靈魂真的可以投胎轉世,那麼我們來到地球多少次了?每一次輪迴,我們是否走得比前世更遠?過得比上一世更好?還是像電影中凱吉上尉「每天醒來,又回到同一天同一刻」卡在同樣的關卡無法前進?

    想想,我們的人生不就像電影描述的「一日生死輪迴」,一日又一日重複輪迴堆砌而成?或許我們可以檢視自己每一天是否在同樣的習性反覆犯錯?沒有學會,就必須不斷地重來,短則一日,長則一世。男女主角的這兩句對白,正是提醒我們珍惜今生和我們相遇的每個人,不止互相陪伴學習,還要走得更遠、更好才行。

    有許多人跟我說,我和阿毅上輩子可能曾經是家人,所以我才會那麼關心惦記著他,這樣的相遇必然有前世因果。回想這段陪伴阿毅的旅程,除了情感上的不捨,或許我真正不捨、很想努力挽回的,僅僅只是「生命」。不管這個生命是怎樣的生命,壞掉的,腐爛的,不堪的,我就是想要救活他,直到最後一刻。

    我承認,一個人活著,尤其是生命已經有很多傷疤裂痕,要繼續活下去的痛苦真的很多,但我覺得生命本來就要這樣活著,老天爺還沒有要你走,你就要勇敢堅忍的活下去。就像我做的柚子實驗,即使爛掉了,只要努力關心他,持續發送祝福,它就會停止腐化。我們有責任幫助我們身邊的人好好活下去。

    為了修復內心的悲傷,這一年來,我養成每日走山路的習慣,一方便透過運動流汗,釋放情緒,避免待在家裡鑽牛角尖、胡思亂想,一方面也鍛鍊身體保持好的體力,讓自己可以好好走下去。

    每次在山中小徑散步,我總會憑當下的直覺,撿一些會帶給自己能量的東西,可能是石頭、樹枝、路邊的野花野草,帶回家創作,並和它們對話。

    有一回我心想,除了幾片翠綠的葉子,如果我以枯葉為創作主體,它們也會帶給我能量嗎?

    就像我去看守所輔導死刑犯,在監獄輔導愛滋受刑人,有許多人問我,輔導這些沒有未來的人,而且是「壞人」,會不會太「浪費」了?如果我把這些時間花在青少年教育和更多「好人」身上,會不會更有實質的幫助和「效益」?面對這些提問,我實在不知如何回答,有時我們想做什麼事,有可能是因為緣份和命運的安排,有時根本沒有任何原因,只是發自內心很想這麼做。

    我撿回來的枯葉看似沒有用處,已經快要老死的葉子,或許可以給我一些答案吧。

    回家後,我把樹葉放在書桌上,排列成圓形放射狀的圖騰,驚訝地發現,每一片葉子的形狀、大小、被蟲啃咬的痕跡,就連擺在桌上的身姿都是不同的,各自以獨有的方式存在。

    我很喜歡這些枯葉最後綻放的一抹黃、一點紅,彷彿在老死之前,也要綻放餘生僅存的一點光,哪怕只是那麼一點點,也要使盡全力留下最後的餘韻。我想到自己也是如此,在死神面前絕對不可能束手就擒,除非上天告訴我時間已經到了,否則就算只有一口氣,我也會努力發送美好的祝福給身邊的人。

    活著本來就是要這樣!活著的目的,無非是通過各種考驗展現美好的自己。這些枯葉雖然已經枯槁,卻充滿生氣和活力。感覺得出它們由內往外敞開,開開心心地綻放。很奇妙,當你把自己全心全意地敞開,不管是你還活著,還是即將死去,你的身影都是美好動人的。

    比起書桌上的書,隨手就可翻閱。這些枯葉,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它們來過地球一遭,好好的瞧它幾眼呢?是路過的行人?扮家家酒的孩子?蜜蜂、陽光、雨露?還是只是微風輕輕拂過它們的臉龐?知道這些樹葉確確實實地存在過的,恐怕不多。但,這並不影響它們要怎麼活著,怎麼面對自己的死亡,因為它們知道自己存在的價值,知道自己凋零後要往哪裡去。就算現在馬上死去,它們也知道自己會成為大地的肥料,還是大自然的一部份,它們仍然很開心。

    我想起日本企業家稻盛和夫在得知自己罹患胃癌的當天,仍然如常按照既定行程去演講,因為他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什麼事情等待他去完成。稻盛和夫認為,所有的修練,都是為了在生命終了的那一刻,帶著進化的靈魂,繼續下一個人生。死亡,並不是生命的悲劇,而是靈魂重新展開新的旅程。

    我的心突然被點亮了,我輔導阿毅,和其他的死刑犯、愛滋病受刑人,目的不在於他們可以活多久,而是讓他們知道活著的意義和自己靈魂的旅程。

    再仔細看看這些枯葉,單一的葉子是死寂的,但把每一片葉子重新排列組合,能感覺到枯葉凝聚的能量,重現生機。原來,有些時候能量的運轉,是我們自己賦予的,只要添加一點元素,就可以讓能量重新流動。好比,我們以什麼方式活著,如何活得朝氣蓬勃,無關乎外在的年齡和容貌,而在於我們如何安排自己,如何和群體互動襯托,怎麼凝聚自己、觀看自己也很重要。

    在地藏菩薩面前發願當監獄終身志工之後,我去法鼓山買了一尊祈願觀音,做為我和菩薩重新相遇的紀念。一種靈光從我的心頭閃過,突然想把祈願觀音放在枯葉的中心,本來擔心會對菩薩不敬,卻覺得眼前的畫面好像正在進行一場神聖的儀式。

    枯葉圖騰

    那些枯葉圍繞著菩薩,往中心凝聚,好像在虔誠地聽法。而佛菩薩觀看這些葉子,不管是鮮綠還是凋零,祂都如如不動,沒有分別心,全然地接納。因為佛菩薩的包容慈悲,即使是惡人,枯萎的葉子,在祂的面前都重新找到存在的尊嚴。

    這個神聖的畫面也回應了我這陣子的困惑,每次我去監獄當志工,望著世俗認定的「惡人」,我都會問自己,何謂善?何謂惡?神或菩薩的光和愛也會無私地照耀他們嗎?看著桌上每一片樹葉,好像不分彼此般變成佛菩薩的裙擺,婆娑起舞,我突然想起龍樹大師寫的一首詩:

    「祈願我永遠是一個喜悅的人,為了所有眾生的願望,毫無阻礙,就像地水火風、醫藥與森林。祈願我親近眾生,就像他們親近自己的生命。祈願他們的罪豐盛我,為他們,我願是所有的善。」

    我的心裡有答案了,所謂的「好人」難免也有惡劣的一面,而所謂的「惡人」也不能抹去他們潛藏的良善。是翠綠的常青樹也好,是枯萎凋零的葉子也罷。活著,都只是為了修行,為了將來更高層次的再生。

    如果我們願意改變觀看的角度,會覺得原本沒有任何光彩的枯葉,並沒有那麼醜陋。就像面對監獄的受刑人,如果我們能為他們注入一點菩薩的慈悲和新的能量,或許他們原本枯萎的生命就能綻放一點光亮,彌補他們所犯的錯。

     

    圖文摘自天下雜誌 / 黃淑文《在愛裡活著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