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如果你也曾遭受霸凌,以下是我想對你說的話


    22 六月 2015 讀者投稿

    20131122_103213_meitu_2

    我曾經是凌霸受害者。當時也只有十二歲。有一群男同學總愛作弄我,甚至有人拿起領帶勒著我的脖子,並且給我取了非常難聽的外號。每次我一經過他們身邊,就會有一股詭異的氣氛蔓延開來。他們會彼此使眼色,開始說些難聽的話,嘲諷和譏笑讓當時的我痛不堪言。而那個外號也如影隨形,在當時小小的我,小小的心靈上留下非常深的創傷,至今依舊深刻。不管是垃圾,甚至是玻璃碎片,會突然出現在我的座位,而我總是低著頭,自己一個人默默清理乾淨。

    我的怒火在心裡慢慢累積,時常幻想以各種方式去反擊。在學校我總是坐在我的座位上,在腦海里演習著無數遍的畫面 – 站起來舉起椅子,往他們拋去,然後狠狠地把他們揍一頓,直到他們開口求我放過他們為止。直到小學畢業,我始終沒法讓這個念頭實現過。不過我也很感激當時的自己沒有真的做出任何傷害別人的暴力行為,那并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方式。

    我無法向任何人尋求幫助,當時我還小,根本不知道言語凌霸的嚴重性,對我的心靈產生多大的變化,甚至後來讓正值青春期的自己一直陷入無止境的憂鬱與負面的自我評價里。

    那個如此讓我在意的外號是什麼?“醜女”。

    只要有人不喜歡自己,我就認定那是因為我的長相。十幾歲時我時常照著鏡子,覺得鏡子里那個女生真丑,真難看,大概沒有比她更難看的長相了。小學時別人對我的言語凌霸,變成青春期時我對自己殘忍的言語譏諷,更可怕的是,我居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曾經午夜夢回時,因為在夢裡夢見自己變得更丑了而驚醒,難過得在深夜里久久不能自拔,捂著嘴巴偷偷哭泣。

    現在回想起來,也許當時那些欺負我的小男孩不過是頑皮了點,沒有惡意,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做出傷害別人的事。十八年後我看待這件事已如雲淡風輕,終於放下了這件事,原諒了他們的無知,也原諒了年輕時自己那嚴重的自卑感。

    還記得曾有長達兩年時間我不敢穿裙子,總是以長褲示人,就只是因為我認為自己的腿很粗,自卑得連穿上自己喜歡的衣服都認為沒有那個權力和資格。商場里的服裝店更是讓我如臨大敵,也許說來沒人相信,曾經我在進入那些服裝店之前,一顆心緊張得猶如垂死的獵物,等待捕食者一口把自己吞噬。因此那時自己甚少逛服裝店,那樣的地方讓我很害怕。

    就這樣嚴重的自卑感跟隨我至好幾年前,在一個機緣下,無意間接觸了向來都很排斥的心靈書籍,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大量閱讀這些書籍,思考靈修的意義,探尋內在小孩,和那些潛伏在心裡的創傷讓我逐漸拾回自信,漸漸修補心裡那些坑洞,看見了十二歲時那個總是一個人躲在暗處,偷偷擦淚的小女孩,當時多麼地很孤單無助。

    《等一個人咖啡》里有一幕老闆娘在雨中擁抱了年輕的自己,即表達了她已原諒了當初的自己。那一幕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人,帶著各自的傷,繼續在人生這條路上走下去。偶爾會在別人看不見的角落里,默默舔著傷口。

    漸漸地我開始不去理會別人的眼光。我穿上了自己喜歡的洋裝,無袖上衣,短褲和短裙。我開始打扮自己的外表,花時間閱讀更多的心靈書籍,我想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当我懂得爱自己,不为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去打扮,因為喜欢看見镜子里那神采飞扬的臉龐,穿着自己喜歡的衣服讓我很快樂的那個當下,我的樣子也逐渐變了。“你變美了耶!”,“你很漂亮!”是如今很多人對我說的話。

    我的轉變無關外表,那是因為我的心變了。我有了自信這樣東西,把它緊握手中,放在心裡,去抵抗外面的枪林弹雨。把心練得強大一些,那就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擊得倒你。

    只要相信自己可以,你就可以。你不該讓別人三言兩語來定義你,因為只有你和自己相處最久,靜下心來才能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從而找到自己的價值,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You are what “YOU” think。

     

    (本文為讀者投稿,作者粉絲團「On The Journey」)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