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有些人的寂寞是自找的!


    21 六月 2015 雪倫

    IQTQKY4OJ6

    很多話說久了,就是老梗,不過日子重複再過,有些冷飯也得要三不五時再拿出來炒一下,我還是要再老話一句,你用什麼心態過日子,你就會活成什麼樣子。

    這句話,麻煩現在不知道自己在過什麼日子的人,一起配上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抄個一百次,就算不能馬上找到人生的真諦,但你絕對可以抓到人生的節奏,就是手腕酸到一個宇宙爆炸,每天都在詛咒我的節奏。

    但,有個人可以討厭,或有個人可以喜歡,對無味的生活來說,總是有個重心,好或不好,自己決定。

    那如果一次喜歡很多人,或一次很討厭很多人,算不算也是一個重心?當然不是,那叫很多重心,或者是叫根本沒重心,就是一個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心態,過著不知道在幹嘛的生活。

    比如某男性友人阿才,實在是很不想稱呼他為友人,但為了感謝他,讓我知道男人在外面的把戲和出頭,我還是勉強把他納入朋友的名單,雖然常常聽完他的各種事蹟後,會有把他拉到黑名單加電話封鎖的念頭,面對這樣的男人,站在他的對面,和他交手,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幸好,我站在他後面,而他也從不回頭看我。

    他很風流,甚至有時候我覺得他很下流,對,要這樣說自己朋友,我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我跟他說,我要把你的事寫出來,警告全世界的女性朋友,這位大哥一臉不以為然的說,等妳臉書的追蹤人數跟女王一樣多,再來恐嚇我,我那天白眼翻到凌晨三點鐘。

    結果,夢到菩蕯說,能救一個是一個。

    我認識阿才的時候,是九年前,他是我工作上的夥伴,我和他同一組,但只共事了不到一個月,他就辭職了,因為這短短的十幾天,他就傷透老闆女兒的心,在老闆氣到還沒有辭掉他之前,他屁股拍拍先提離職。

    後來因為工作交接的事,我斷斷續續的跟阿才有聯絡,有時候會在電話裡多聊幾句,聊越多,就越知道阿才不只是個浪子,他根本就是浪子界的神,叫浪神,我認識他這麼多年,他開口對我提過的女人,多到我根本記不住,更何況是沒有跟我說的,那些一夜或兩夜情,我不敢算,也懶得浪費我的時間去算。

    這些女人,沒有一個是阿才的女朋友,幾個在他身旁停留較久的,阿才都稱她們是固定好朋友,但這些固定好朋友的期限,通常不會超過一個月,不過至少比抹茶好朋友還是草莓好朋友的期限,來的久一點了。

    什麼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就是他日子最好的寫照。

    阿才年輕的時候,就是跑夜店約妹,但現在有年紀了,就用交友軟體也就是俗稱的約砲神器在約妹,他常常跟我說約妹的重點,第一要看大頭貼,最好要是性感照,這種女生對自己有自信,好約又好玩,不用怕麻煩,第二要看年紀,通常年紀越大越清楚自己要什麼,先講好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問題。第三看聊天的感覺,太驕傲、太純情、太正直的女人都不能約。

    他最愛嗆我說,「妳就是標準最不能約的那一種,不是對方會麻煩,是妳自己會放不下,妳就給我乖乖的談戀愛,離我這種男人遠一點,知道嗎?」我的白眼再度翻到凌晨三點鐘,超想離他遠一點的,但他三不五時,只要失眠就打電話來拉我一起陪葬。

    阿才總是在認識這些女人的時候,說好他的遊戲規則,「我目前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想定下來,只是想在寂寞的時候有個伴。」一種願者上鉤的概念,然後就真的一堆魚兒被釣上岸。

    聽著阿才約過一個又一個,我想或許,大家真的都很寂寞吧!

    阿才一向獨來獨往,工作上是這樣,生活上也是這樣,他沒有什麼所謂的朋友,和他有來往都是客戶、廠商,平日晚上就是應酬,假日就是約妹吃飯聊天上床,他說他可以沒有錢,但就是不能沒有自由,他很滿意現在這樣的生活,一點都不無聊。

    但在我看來,他才是全世界最孤單的人。

    我問過他,和那麼多妹聊什麼?他說就亂聊,聊天氣、聊美食、聊八卦,什麼都可以拿來聊,只是他的心不能拿來聊,阿才一向喜歡自己吸收挫敗感,我只有聽過一次他的軟弱,就是他媽媽過世的時候,那個晚上他打來告訴我,他有多少未為母親完成的遺憾。

    其它時候,他都是打來唸我,要不是「妳怎麼還不點嫁一嫁。」就是「妳不要隨便談戀愛,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你說他難道不是全世界最孤單的人嗎?精神分裂這麼嚴重,很難有人可以走進他的世界。

    他的世界就只有他自己,他說他愛自由,不,比起自由,他更愛自己。

    所以,他不願意去愛別人,也不希望有人愛上他,愛,會讓他逃的好快,我就親眼見過幾個女人對他窮追不捨,他幾乎是用奈米的速度在移動,比女人流淚的速度還要快,我常對他說,你這樣對待別人的感情,真的會有報應的。(因為是真的很好的朋友,才會這樣開玩笑,我平常嘴不賤的。)

    然後他就會笑著回答我,我的報應,就是我會自己過一輩子啊。

    好吧!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為了他心酸了三秒,就只有三秒,因為他講完這句話後的下一個動作,就是拿起手機,看今天要約哪個妹,真是浪費我的心酸。

    我甚至還懷疑過他,有受過感情創傷,才會變成今天這樣,但他很不以為然的回答我,哥是什麼角色?哥會受傷?

    對!哥不會受傷,但是哥很會嘴硬。

    有些人就是不肯真的面對自己的傷口,只覺得哪裡痛痛的,然後不敢去全身健康檢查,因為害怕,害怕知道自己可能全身是病,寧願就這樣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一天過一天。

    我常告訴阿才,你的風流病,真的不是絕症,要儘快就醫。

    但他always對我的話嗤之以鼻,他不覺得需要找個固定對象來找自己麻煩,出來玩,大家各自解決生理或心理的需求,開心就好,不需要報備、不需要付出什麼,他一向覺得,這才是他最適合的方法。

    當然,適不適合也不是我講了算,他自己開心就好,我一向不想干涉別人的人生,因為我沒有辦法負責。

    前幾天,阿才打給我,說他在醫院,我嚇了一跳,想說我平常的詛咒難道靈驗了嗎?但我許的願從來沒有實現過啊~但幸好不是,是他自己去應酬喝太多酒,結果昏倒被送醫,醫生說是猛爆性肝炎,他說他的肝指數比馮迪索開的車颷的還要快,自己一個人在上演玩命關頭十七。

    還能開玩笑,表示命還很大,昨天晚上找了時間去看他,我很有義氣的買了鹽酥雞吃給他看,他一直斜眼瞪我,我只能勸他,生氣會讓肝更不舒服,他二話不說,叫我滾回家,身為朋友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離開他,我當然一定要把鹽酥雞吃完才走。

    結果他嘆了口氣後,突然跟我說,他暈倒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像不會再醒過來,他有很多話想說,但那一刻他突然覺得很難過,因為他居然可以交代遺言的對象都沒有,沒有一個屬於他的人陪伴在他身邊。

    聽到這裡,我應該要為他落下幾滴眼淚,然後衝到他病床前,抱著他,要他不要想太多。

    但我只能啃著魷魚對他說一句,「你活該。」

    是他拒絕了讓任何人進入他的世界,是他不願意真的付出愛去對待別人,是他自以為遊戲人間是他的生活模式,是他把許多深愛他的人推到很遠,是他從不肯正視自己的寂寞,用那樣的方式來排解孤單。

    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阿才沒有反駁,只是叫我吃完快滾,但我其實很開心,至少病了一場,讓他肯去思考這樣的問題,我當然沒有信心保證,阿才後天出院之後,就不會再拿起手機約妹,浪子回頭金不換這件事,機率比我中二百塊發票還低。

    阿才的未來會怎樣,他自己決定,當然他也可以繼續一直玩,然後我再繼續嗆他和詛咒他,畢竟有些人的寂寞,就真的是自找的,誰也幫不上忙。

    對了,再老話一句,離浪子遠一點,除非妳比他會玩,妳一定要認清一個事實,有時候我們連自己都很難拯救自己了,更不要想著用愛去解救一個不懂愛或不想愛的人,我想,先救流浪狗還比較實在。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雪倫」,原文點此)

      關於作者

      小說作者。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