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大家都有罪? 瞭解人性七大罩門,掌握你的成功優勢


    2 六月 2015 沐風文化

    unimaginative-152217_640

    色慾

    精蟲衝腦•善意•成績優異

    衣服、橡皮、鞋子、眼鏡。這可不是購物清單,而是無數能讓人產生色慾的奇怪物品的其中幾項。熊熊烈火與纖細長腿、高聳樹木與可愛綿羊,也在人類「待辦」名單上名列前茅。不只男生、女生,甚至動物、蔬菜、各種形狀大小的礦物,都能引發人類的色慾。

    當然,大多數人只會對一般的男性或女性產生性慾,也不需鞭子或鎖鏈等額外的誘惑;然而,不論是什麼撩起了我們的情慾,結果大多相同。不管對象是佛萊德、費歐娜,還是小狗懷多,只要人類好色起來,思考與行動模式都會因此有所改變;而這樣的思考與行動模式,多半對我們有益。

    可以讓人產生色慾的對象如此多樣,顯示色慾這條罪遠遠比乍看之下更為複雜。心理學家不常用「色慾」(lust)這個詞,至少不會用在正式場合或上流社會,而是稱為「性行為系統的啟動」(不過,我不會在這裡用這些詞,而是以簡單的「色慾」取代這些冗長的字串)。

    啟動機制是由複雜的心理、認知、情緒反應和行為改變所組成。或許和你想的一樣,性的主要功能是繁衍下一代,但這當然不代表我們做愛只為了繁衍。事實上,根據最近的數據,男女發生性關係的原因,確切說來有237種1,包括喝醉酒、想升官、遇到特殊場合、想要更接近上帝;或是其他比較一般的原因,像是想要被愛的感覺,或只是想做而已。

    性愛可以達到上述這些目的,但以演化觀點來看,性是為了把基因傳給下一代。就如本章稍後會提到的,性的確也非常適合這種用途。當我們有了色慾,就會激發一連串心理與行為轉變,全是為了增加性交的機會,到頭來還做了一堆額外的事。不過,在我們探討色慾的好處之前,先來想想色慾這種罪的真實樣貌。

    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女人想要的是愛、親密感,以及可以成為好父親的男人2。

    將淋上糖漿的甜甜圈套在男人的傢伙上,接著,溫柔地、一點一滴地吃掉甜甜圈,用舌頭舔糖漿……以及他的男性象徵3。

    根據男性及女性雜誌,不同性別想要的東西稍微不同。儘管《柯夢波丹》(Cosmopolitan)和《男性健康》(Men’s Health)有時候會搞錯細節(因為我個人比較喜歡貝果),但是,這種觀點是對的:男女產生色慾的對象不同。

    若將產生情慾的對象限於人類,撩起男女性慾的對象已有詳細記載的差異。異性戀男子想要的,通常是年輕美麗、腰臀比0.7 4的女子;而異性戀女性追求的,則是有錢、有學歷、有社會地位的對象5。

    色慾的性別差異中,最有趣的一點是,我們在尋找伴侶時,實際上就在活用這些差異。我們知道異性想要什麼,為了加深對方的印象,就會特別強調這些特質。

    我們都會做這種事,想想你上次約會的時候。男人們,你有沒有想辦法讓自己看起來身形更高挑、膚色更黝黑、臉龐更帥氣?女性朋友們,妳是不是用了讓肌膚更有光澤的粉底?或是穿上黑色洋裝,讓身材看起來更纖細?

    堪薩斯大學的霍爾(Jeffery Hall)調查5,000名網路交友網站的使用者,發現不論男女,都恰好有策略性地謊報資料:男性利用女性對財力與地位的渴望,吹噓自己的個人資產;而女性則會低報自己的體重。雙方的策略都符合兩性對異性的性偏好6。

    這些聽起來似乎很病態:謊報自己的財富,真嚇人。不過,我們可能真的無法克制這種感覺。

    芝加哥大學的羅尼(James Roney)讓一組少年看年輕女性的照片,誘發他們的色慾。結果他發現,比起看老嫗的照片,少年看到年輕女性的照片時,會更看重物質財富7,使得這些好色的小男生更加重視野心與地位。箇中原因似乎是,色慾暫時重新撼動了我們的價值觀。性慾撩起時,似乎偏好並誇大可以增加上床機會的特質,但我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這些好色的小男生並未刻意注重野心或財富,加深對方的印象,而是色慾微妙地滲透並重新調整他們的價值觀,增加吸引異性的機會。

    不只色慾會有性別差異,兩性對於性這檔事的一般態度也有差別。一般刻板印象認為,男性不挑對象,只要有心跳的,男人都願意上;而女性則較為壓抑,會精挑細選發生關係的對象。兩種說法的確都觸及事實核心。性幻想的研究顯示,男性通常比女性更渴望變化8。男性的春夢可以看到同樣的模式,多名性伴侶的出現機率是女性春夢的兩倍9。

    最令人訝異的證明是,我會知道男性不挑對象又喜愛變化,是源自於社會心理學中最頂尖的研究領域。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的克拉克(Russell Clark)與夏威夷大學的哈特菲爾德(Elaine Hatfield),於1978年和1982年招募一群22歲的心理系學生擔任實驗同盟(我們用這個詞來形容實驗者的助手或夥伴),進行性態度與性行為的性別差異研究10。

    克拉克與哈特菲爾德的實驗助手,在校園各個角落接近不認識的異性。他們告訴助手,只選擇他們覺得迷人、且有機會時願意和對方發生關係的對象。掃視人群並選好值得發生性關係的對象之後,助手會走上前向對方說:「我在學校裡注意你很久了,覺得你很迷人。」在說出這段稍嫌突兀的開場白之後,助手會接著說:「晚上願意和我出去嗎?」或是說:「今晚願意來我的公寓嗎?」或是:「今晚願意和我上床嗎?」

    1978年與1982年的實驗結果均顯示,有五成受試者,包括男性與女性,願意和陌生人出去約會。這裡還沒出現性別差異,但如果賭注稍微提高,女性就會有些猶疑了。1978年,只有6%的女性願意到陌生男子的公寓,到了1982年就完全沒有了。至於只是單純發生性關係呢?在性解放的1970年代,或是1980年代初期,女性願意和陌生人發生性關係的比例是零。

    但男性的實驗數據卻迥然相異。有50%的人願意和陌生人約會,69%願意到對方的住處,而願意和女性回家上床的足足有75%(1982年則有69%)。如果這項數據還不能代表性別差異,我不知道還有哪項數據可以。

    雖然這些差異既明顯又充滿說服力,但男女的色慾也有相似之處。男女都喜歡可靠、成熟、和善、健康、聰明、有教養、有人緣、愛護家庭與家人的對象11。經過調查,兩性發生性行為的前25大原因中,有20個原因都相同12。

    從色慾的性別差異開始探討這條罪,是個有趣的起點。接著讓我們來思考,性慾對男女思維的影響有何相似與相異之處。

    腦海中的性

    正如你所預料,並不是所有的色慾相關研究都屬於心理學範疇,研究學者經常利用實驗室來研究性慾及其後果。雖然有些研究會要求,受試者在核磁共振攝影儀器內性交,或是將名為「陰莖勃起測量儀」或「陰道光體積描記器」的儀器,吊在受試者生殖器的不同部位,但是,大多數社會心理學家都樂於訴諸舊式的「促發」(priming)技術13(稍後會談到促發的更多細節)。一般而言,研究學者會讓幸運的受試者看裸女圖或裸男圖,或是「陰莖」、「高潮」等字眼,然後看看受試者會有什麼反應。

    以堪薩斯大學的吉拉斯(Omri Gillath)及其同僚的研究為例14,這項研究的受試者要完成「詞彙判斷作業」(lexical decision task, LDT)的實驗。LDT的功用是測試在心理激發概念的機制,研究進行方式如下:

    在實驗中,螢幕上會出現一串字母,受試者必須判斷這串字母是不是英文中現有的詞彙(換言之,他們要做詞彙判斷)。所以,實驗過程中可能會出現hretea這串字母,而受試者應該按下適當的鍵,表示這串字母是「假詞」。另一題出現的可能是table,然後,你會按下「真詞」的按鍵。研究人員想知道的是詞彙判斷的反應時間:受試者花了多長的時間,才認定table是一個字?反應時間越快,目標字的相關概念所啟動的規模就越大。

    加入了「促發字」之後,實驗就開始變得特別有趣了。舉例來說,螢幕上會先短暫閃過chair,接著閃出table。實驗要求受試者忽略第一個字(也就是促發字chair),並且對第二個閃出的字母串做出詞彙判斷(table稱為目標字)。相較於先出現假詞促發字(例如ghjsj)的情況,如果先出現的促發字是chair,受試者通常可以更快地判斷table是不是真詞。為什麼呢?這和人類心理的聯想網絡所啟動的「擴散激發機制」有關。我們的心理是由相互連結的想法與概念所組成的龐大網絡,如果激發了聯想網絡中的某個概念(例如,在LDT實驗中出現chair這個字),激發機制會擴散到其他相關的概念,並且「促發」相關的概念(如table),在人類需要時更容易使用。

    吉拉斯感興趣的當然不是椅子和桌子,他關注的是性。他換掉了「桌子」等字眼,利用同樣的邏輯,測試人們回應「陰莖」、「高潮」、「交媾」等目標字要花多少時間。接著吉拉斯以裸照取代促發字,激發受試者的擴散激發模式。他發現受試者接受裸照的促發後,可以更快判定「陰莖」、「交媾」等與性有關的詞彙,是英文現有的字(更吸引人的是,這項實驗其實是下意識地促發受試者。用來促發的裸照只出現30毫秒,快到讓受試者無法有意識地對促發物的內容留下印象)。所以,接收與性有關的提示,能夠激發受試者聯想網絡中與性相關的擴散激發模式,實際上就是把性放入他們的腦袋中。不過,研究結果是什麼呢?

    吉拉斯的研究顯示,想到性(即使是下意識),會降低人們對環境中與性相關的資訊接收門檻;簡言之,我們會覺得接收到越來越多有性意味的暗示。這種認知方面的轉變,最明顯的好處是增加性交的機會。我們的基本認知功能會讓所有事物聯想到性,而這會讓我們更容易「達陣」。

    若是參考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曼爾(Jon Maner)的研究,就會發現心理轉變的力量更明顯。在一連串極為有趣的研究中,曼爾以「交配目標」(這只是他讓學生幻想性愛比較好聽的說法)15來促發受試的大學生。他播放影片給學生看,影片中是一對迷人的男女,一起浪漫地開始第一次約會。之後他讓受試者看照片,照片中的人物各有不同的魅力。

    他想知道的是,受試者對這些照片的評價是否明顯表達出性慾。如果色慾發揮了功力,讓人興致勃勃,這些經過性暗示促發的受試者應該會被勾引,把其他人當成可能發生性行為的對象。基本上,這項推論符合曼爾的研究成果:比起看了搭電梯記錄片、毫未接受性促發的人,那些看過浪漫約會電影、並且在腦海中性交的受試者,會在其他人臉上看到更多性暗示(不過,效果只限於看到性感目標的男性受試者)。

    所以,整體而言,色慾似乎有其效果,讓人在大腦中上演情色戲碼,讓我們在環境中看到性暗示,而且認為發生性關係的機會相當樂觀。其他被色慾誘導的認知轉變還包括:性慾撩起時,會覺得其他人更加迷人,會更注意外表具有吸引力的人(也就是值得發生關係的人)16。

    心理學的說法即是,(以接收裸照等相關刺激)激發交配目標,會促使認知與行為策略將目標鎖定為成功繁衍下一代。非心理學的說法則是:腦袋中想著性,會讓我們思考更多與性有關的事情,而這些心理轉變會增加以性交為目的的行為。

    好色讓你更專注

    顯然,色慾很能激發人們的思考與行為,增加性交的機會。不過,色慾應用在思考與行為的涵蓋範圍更廣。

    性慾的其中一項功能是,讓我們專注在眼前的這一刻。這對我們來說當然有意義,因為色慾的目的是達到當前急迫完成的目標,也就是性交。色慾讓我們的注意力專注在當前環境的刺激(通常是人,有時候會是衣服、橡膠),達到性交的目標。

    不過,色慾激發我們只注意「現在」,代表的是更廣泛的認知轉變。色慾不只是讓我們專注於目前的性刺激,還有其他獎勵。
    讀者們,我要你們想辦法摸到胸罩。到妳的內衣抽屜,或是到你另一半的內衣抽屜,還是用上任何必要的手段。現在,看著胸罩,感受布料的觸感。你覺得刺繡品質如何?胸罩的做工如何?現在,我要你思考下列選擇:

    我可以現在給你15美元,或是未來一週內給你更多的金額。這個禮拜內要給你多少錢,才能說服你不接受眼前的15美元?

    面對這類現在或未來獎賞的選擇時,一般人通常會偏好立刻能得到的獎賞(即使獎賞價值較低)。而且,如果要放棄現在的獎賞,他們會希望未來得到更大的獎勵17。這種對未來價值打折扣的傾向,稱為「未來或延遲貼現」;不過,也可以單純解釋成「沒耐性」。

    雖然我們或多或少會對未來打折扣,但是,摸過胸罩的人,這種傾向會更明顯。相較於只觸摸毫不性感的T恤,摸完胸罩的男性被問到上述問題時,要求的金額會更多18 (這項研究還沒有以女性為研究對象,不過,我懷疑男性內褲會有同樣的效果)。

    就如同色慾會提高與性相關的立即暗示價值,在金錢方面,色慾也會讓現在比未來更值錢。順道一提,這不僅限於金錢方面,換成糖果或汽水也有同樣的效果:摸過胸罩的人會希望在未來拿到更多,才願意放棄眼前的獎賞。性慾撩起時,「現在」純粹更有價值19。

    但是,這種「稍微」注意並注重當前的一般傾向,或許也能更廣泛地應用在注意力移轉。

    H
    H
    H
    H
    H  H  H  H  H

    你看到哪個字母?

    你看到的是L還是H?當然,兩個字母你都看到了。不過,如果我問:「你看到L嗎?」或:「你看到H嗎?」然後要求你立刻回答呢?心理學家要求受試者接受這樣的測驗時,發現受試者應答時間的差異令人困惑。

    為什麼?這是「整體處理vs.局部處理」造成的差異。整體處理是全貌、整體,視角較遠,見林而不見樹。在L與H字母的例子中,整體處理較快,就會看到森林L,而不是微小的樹H。另一方面,局部處理是細節,見樹而不見林,看到H而非L。能夠觸發「整體處理vs.局部處理」的元素有很多,舉例來說,來自東亞文化的人們較偏向整體處理,而西方國家的人民則傾向局部處理20。

    如果色慾將我們對「時間」的注意力侷限於當下,色慾也可能縮小我們對於其他層面的關注範圍,促使我們注意細節,著重局部處理,如此說來也很合理。

    為了測試這一點的可能性,德國耶拿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福斯特(Jens Förster)和厄澤爾賽爾(Amina Özelsel)、艾普斯圖德(Kai Epstude)以色慾促發受試者,讓他們幻想和一位迷人伴侶一夜情,並且如上述實驗給他們一連串字母刺激21。就如你所預期,如果色慾能激發局部處理的能力,受試者將會更快看到「樹」(也就是上述例子中的H),而不是看到「林」。色慾是局部的,不只限於時間,也適用於一般的訊息處理,用於理解細節,知道要在何處以什麼樣的順序放入什麼。

    色慾促使的這種處理法有何好處呢?好處在於,優異的局部處理能力與心理學家所稱的「分析性思考」有關。這種思維方式可以用來解決下述問題:「如果A比B小,C比B大,那麼A是否小於C?」而這其實是美國研究生入學考試(GRE)或其他學術測驗需要的能力。想要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或是解決其他分析性問題,通常要費力地利用數項資料,並且利用邏輯推理從細節建構出答案。

    在另一項研究中,福斯特和他的同事再度以性刺激受試者,並且讓受試者解決一系列分析性思考問題。他們發現,這些好色的推理專家,在四分鐘的測試時間內解決了約三個問題,平均比控制組的受試者多一題22。

    從這些研究可以學到的:下次考試前,先看A片吧。

     

    (本文授權自「沐風文化」,出處:沐風文化/賽門.拉漢《大家都有罪? 瞭解人性七大罩門,掌握你的成功優勢》)

    ASFDASD5大家都有罪? 瞭解人性七大罩門,掌握你的成功優勢

    作者:賽門.拉漢
    出版社:沐風文化

     

      關於作者

      沐風文化

      讓所有人享受閱讀,如沐春風。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