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李開復:「成長中的十個啟發。」


    30 五月 2015 李開復

    2632606985_d217896eb6_z

    這是我以前的演講,描述我一生中學到的十件事情:

    一、自信中要不失謙虛
    二、天賦就是興趣,興趣就是天賦
    三、思考比傳道更重要,觀點比解惑更重要
    四、我不同意你,但是我支持你
    五、挫折不是懲罰,而是學習的機會
    六、創新不重要,有用的創新才重要
    七、我們需要用勇氣改變可以改變的事情,
    用胸懷接受不能改變的事情,用智慧分辨兩者的不同。
    八、我們想怎麼樣被管理,就應該去怎麼管理別人
    九、追隨你的心,用它引領你的一生,任何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
    十、一個人的價值不是你擁有多少,而是你留下了多少

    演講很長但是我覺得值得青年朋友一看,下面是video和文字記錄。如果沒有時間,可以mark起來以後慢慢看。文字為口述,請包涵)

    今天我想講的題目是——成長中的十個啟發。主要是我在回顧我的成長和我的一生。在我寫我的自傳的時候,我想到我的一生到底學到了什麼事情是我真正想留下的,想傳授給中國的學生。我不想用一些說教的方法,而希望用講故事一樣的輕松,從我出生到今天,把我一生的故事講給你們聽,和你們分享我的十個啟發。

    一、自信中要不失謙虛

    這個故事回溯到1961年我的出生,我出生的時候,我的母親面臨了很大的挑戰,在43歲的高齡決定生出我。在那個時候,醫學等都有很多的挑戰和困難,但是她還堅決地把我生出來。

    在我的父母親的呵護之下,我成長起來。我的童年非常頑皮,可能你們沒有感覺到,其實我覺得有一個調皮的童年挺好的。尤其是在一個父母親非常愛我,給我一個非常大的空間讓我成長。我希望有一天你做父母的時候,你也可以給孩子一個大的空間。因為這樣的孩子是快樂的,也是有創意的孩子。

    在這當中,我做了很多有趣的頑皮的事,我記得有一次我的父母親對我有很大的期望,告訴我要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正好我的鄰居說,我的池塘養了100條魚,多好看什麼什麼的。我的兄弟姐妹們很懷疑,怎麼數也不像,就試著去數,小心的求證,數數它就游走,數不出來。於是我覺得不僅要小心求證,還要大膽的求證,我們就把池塘水放光了,然後數一數果然只有50多條魚,我們就高興的證明了鄰居是說謊的,騙我們的。

    當然回家之後鄰居來興師問罪,我發現母親一方面賠罪,甚至賠錢,還是看到有一絲開心。我覺得她是蠻自豪的,她的孩子這麼有創意。這麼小心的求證,這麼的乖,很特殊的方法來做乖的事情。

    還有一次,我記得那時候最討厭的是睡覺,每天晚上9點睡覺,最怕睡覺了。有一次我要想一個辦法要今天晚上可以少睡一點覺,於是我把全家的鐘、手表都改早了一個小時,全家都晚睡了一個小時,第二天晚起了一個小時。當我姐姐責怪我的時候,我的媽媽還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所以我覺得是這樣開明的父母親,非常的容忍,給了我很大的空間,讓我今天如果有什麼創意的表現,或者是有什麼聰明的表現,很大的程度是我的父母親讓我去嘗試,鼓勵我的成功,通常不懲罰我的失敗。

    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在父母親放縱你的時候,也會碰到很多問題。比如說,我記得6歲以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5歲的時候不願意讀幼兒園,我想去學有意義的事情。大部分的父母親會說你胡鬧,但是我的父母親回答說:如果你想清楚了,我們就支持你。但是公立的學校不允許5歲的孩子入學,你能考進去就讀,考不進就不讀。

    這句話很大程度上激勵了我,告訴僅僅5歲的孩子,其實你不是父母親的附屬品,你是一個有獨立思想,可以有自己選擇的權利的孩子。父母親放權給我,讓我做決定。我就好好的去考,於是我考上了台北市一個及人小學,非常好的一個學校,進去以後非常得意。

    讀了一段時間以後,記得有一個阿姨來我家,她說,開復,讀幼兒園了吧?我說我讀小學了。她說你讀得來嗎?我說沒問題,我還沒看過99分呢,就是說每次考試都是100分。我因為這個挨打了。

    我講這個話的時候還沒有挨打,我母親在等著看我什麼時候考99。果然不出所料,我下個星期考了90分,母親打了我。我說:媽媽,90分也不是很糟,為什麼打我?她說:我不是打你的成績不好,是因為你不懂得謙虛。

    我今天講的啟發,就是父母親希望我自信,信任我,讓我做選擇,但是自信裡面不能夠失去謙虛,謙虛裡面不能夠失去自信,這樣你才能發展成一個具有中國傳統美德的人。

    你的功課好,很自豪是可以的,去自誇是不對的,不謙虛就是不應該的。既然誇下海口說沒有得過99分,我就看你是不是一輩子能得100分,你得不到了一次,我就狠狠的打你一次,讓你記得不要忘了謙虛是中國的傳統美德。這是今天第一個啟發。

    二、天賦就是興趣,興趣就是天賦

    那麼在我10歲的時候,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發生了,從小出國讀書的哥哥回到了台灣,他看到了應試教育,他覺得不是培養孩子的最好方法。而且他看到我聰明調皮,他覺得美國更能夠啟發我的這種創意,他就讓我到美國讀書。

    父母親說我建議你去,但是要看你自己要不要去。我母親說,很多世界上了不起的科學家都來自美國,這表示美國的教育是不錯的。你要不要去讀?她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如果我不想讀,她還是不強迫我的。我說當然好了,要去讀。

    偉大的母親在1972年的時候,陪我到美國去讀書。住在哥哥家,母親不懂英文,在異國度過了7個半年的時間。在美國她很孤獨,因為她沒有朋友,不懂語言等等。但是她為了我,陪我在美國讀書。

    美國教育對我相當有啟發。我很幸運第一個學校是美國的一個天主教學校,這個學校讓我突然感覺到,老師怎麼突然不打我了,但是更重要的是這些老師非常鼓勵我,給了我很大的空間,非常信任我,教了我很多事情。右邊的照片是我當時的校長,他當時比較年輕,這是他去年的照片。在我去的時候大概是50歲,現在是80歲左右。他每天中午犧牲了午餐的時間教我英文,從最簡單的一個個教起。

    另外我發現很多老師,在我讀的好的課程裡,給了我很大的鼓勵。比如說數學課。當時老師問七分之一是多少,我說我知道,0.142857…,然後老師說我是數學天才,其實是在台灣背的,從小背過的。但是因為老師給你這個鼓勵,說你是數學天才,要努力讀數學。

    在我讀化學、讀歷史那些科目比較困難,因為需要讀更多的英文,我的英文不夠好,往往考試都無法考完。但老師對我說,開復你拿回家去考,你可以查字典,可以慢慢的考,別人考試一小時,你可以考一晚,但是我相信你不會去偷翻課本。這句話對我意味深長,這個說明老師對我非常的信任。對我來說是一種榮譽,他信任我,我就一定要做到。後來我對誠信的重視,一部分來自於老師對我的信任,讓我非常的感謝。

    在學校的時候,我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說,我們在讀高中的時候開始創業,自己拿資金創立公司,當時我們做很有趣的項目。第一年做了一個綁餐巾的銅環,也賺了一些錢。後來發現是同學的父母親各買了幾套。這個並不讓我覺得自豪,因為這不是真的市場需求做的,而是孩子的父母親被強迫買的。

    第二年我做新公司總裁的時候,我就說要做一個符合市場需求的作品。我們做了一個T恤,很可愛,幾乎每個高中生都買了一件。這個項目得到了全國的盈利最高的公司的獎。回顧當時有點像創新工場給了我們一個平台一樣。

    高中畢業之後,父母親陪我去看了幾個大學,後來我被哥倫比亞大學錄取,在哥大也是一個很有意義的學習成長的生涯。那裡每一個學生都必須學哲學、文學、音樂等等課程,我發現那裡使我第一次接觸了柏拉圖,很多其他的哲學家、文學家等等。在那裡,我上了一門課,叫文言文入門。這裡還有課本照片,所以你有點懷疑,李開復書裡面的文言文他是不懂的,其實我在大學裡面修過。你可以把懂得的部分到谷歌裡面搜索一下。

    這些人文課、政治課,今天回顧一下,對我整個人的完整的成長有相當大的好處。我知道交大是一個非常好的理工科的學校,但是未來的發展,以後你去做市場,理解市場,去和老板交流,整個人的均衡的發展,或者所謂均衡的人文教育,對我來說有相當大的意義。甚至可以說,如果我不是在哥大,而是進入了一個僅僅有理工科的學校呢,也許我後來做最好的自己,我的文章、書和學生的交流沒有辦法做出來,或者做這麼好。

    我在哥大有一個很有名的同學——奧巴馬。我們都是哥倫比亞的class of 1983,也都曾經是政治系的學生。聽一位同學說奧巴馬上課時常在睡覺,我不知道是否真是如此,但是我幾乎都在睡。雖然我進哥大的時候,覺得法律、政治、律師是很高尚的,對社會很大貢獻,影響力很大的職位。但是我慢慢的發現我對政治課沒有興趣。

    在哥大的時候,我也讓自己嘗試我自己認為有興趣的課程。比如說作為一個法律系的為什麼要選電腦課,我覺得人有時候要嘗試有興趣的東西。如果他的專業沒有成功,他還有一個後路。萬一他哪天認為自己想做的事情沒有做成的事,它可以自由選擇。萬一他遇到一個更好的東西,對他更有啟發。

    幸運的是我在大一的時候我選了電腦課,發現我真的非常喜歡電腦。而且這個喜歡不僅是喜歡,是愛。我發現電腦真厲害,比人腦還厲害。沒有想到機器可以被人控制,這個電腦可以寫一個程序控制它。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你變成這樣好厲害。有時候人被誇一誇就有自信了,被誇一誇就喜愛了。

    我非常相信一個人往往天賦就是興趣,興趣就是天賦。這就是今天第二個啟發。用英文描述一下:You love what you are good at; you are good at what you love,剛才我所說的,當周圍的人說你很厲害,因為你的天賦,然後你慢慢的喜歡它。如果你對一件事很有興趣,你會很喜歡,沒有天賦也會開發出天賦。99%的時候,你的天賦就是你的興趣。當你不確定你愛什麼的時候,你不妨想一想你做的什麼事情很好。當你做的不好的時候,你無妨想一想,你想做什麼事情是匹配是符合的。

    三、思考比傳道更重要,觀點比解惑更重要

    1983年我到卡耐基梅隆讀博士,在那裡我遇到了又一個名人,他就是Randy Pausch教授。我很幸運在每個階段都能和名人做同學,在哥大是奧巴馬,在CMU是蘭迪教授。

    在卡耐基梅隆我學到了很多,首先是和系主任學習。當時我去見他的時候,短短的半小時我學到兩件很重要的事情。首先我問,NICO,您對我的期望是什麼?我想很多同學也會這樣問老師,他對我說很簡單,我希望你在狹窄的領域變成世界第一人,沒有人能夠超過你,你的論文沒有人能超越你。

    當時對我來說很震撼,因為作為一個學生從來沒有想過什麼世界第一人。但是他說我跟你解釋一下,並不是讓你做計算機的第一人,也不是語言識別的第一人,既然你選定了用統計的方法做語言識別,在這個領域裡面,我希望你的論文是最著名的,我希望你被認為是這方面的專家。我說我終於懂了。這是我第一個記下的事情,要給自己一個很高的期望,因為一個博士不能隨便的去做。

    在我的第一封信裡面問,你想戴什麼樣的博士帽?在那裡我提到博士論文是非常神聖的,非常重要的,應該在你的領域應該成為第一人的,當作一個人生的目標,不一定能達到,但至少試著去做。

    我把這個想通以後,再問第二個問題,他給我一個很驚訝的答案。我的問題是OK我懂了,謝謝你,我知道了。從CMU帶走了我最珍貴的東西就是我的博士論文,因為我是這個狹窄領域裡的世界第一人。

    他說錯,你畢業後帶走的應該是你思考的能力。因為你的博士論文做完了,你可能不再做這個題目了,狹窄的領域就結束了,不見得還有未來了。你做博士論文其實是給你一種培訓,讓你把獨立思考的問題,從無到有的做出來,變成世界第一人,這個過程中你學會了如何拆分問題,理解問題,思考問題。這個能力才是真正可以延續下去的。以後你碰到任何的問題都可以這樣的面對它,無論是計算機的問題,研究的問題,人生的問題,管理的問題,只要學會解決問題的方法,思考問題的方法這才能受用終身的。

    所以大家常談到一句話,傳道解惑,老師的職責,其實我覺得思考比傳道更重要,觀點比解惑更重要。

    另外教育的本質是什麼,就是當你把一些學到的知識忘掉了,所剩下來的就是教育的本質。當然我們希望不要忘掉,但如果你忘掉了,至少你還可以學東西,你可以思考。這個時候你是可以思考的人,從教育中得到了最有價值的精髓。每一個項目固然很重要,每個課本很重要,但是思考的能力比教育遠遠更重要。

    四、我不同意你,但是我支持你

    博士論文我做的是語言識別。做語言識別的是跟另外一個印度的老師,Raj Reddy,他也是一個大師級的人物,也是後來圖靈獎的得主。他對我的影響有一句更重要的話。他本來要我做語音識別,但是要我用專家系統的方法來做。我做了一年發現這個方法可能行不通。然後我就去找他,告訴他:我覺得他的方法走不通,我希望用統計的方法繼續做這個課題。他說了一句話,開復我不同意你,但是我支持你。這句話對我有一生的影響。

    我們知道,我們以生命來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是自由的描述,他更了不起的是,他不只是捍衛你發言的權利,他還可以支持你。他不止是嘴裡這樣說,他做到了。買了最好的機器,買到了昂貴的數據。當時是一個最好的語言識別,後來被授權給很多公司,成為很多公司用的產品。

    這句話事後跟記者談到,他說在科學領域沒有老師管學生的理念,每一個人都是探索者,老師和學生是同樣一個平台上看問題,每一個人有自己的意見,當探討以後,每一個人走自己的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和話,這樣反而他能得到更多的結果。跟我站在同一起跑線,他相信這才是我最後能夠化科學為結果的方向。

    他做的事情不僅僅是胸懷,更多的是領導力,今天無論在學校,還是在企業,我們都是在一個未知數的地方,我們一定要讓學生做管理者做老師的,一定要提供足夠的空間,讓學生去發揮,支持他們去探索,甚至可能會犯一些錯誤。

    最聰明的人希望領導給他機會,讓他嘗試。如果你真的支持這種最聰明的人,他又做了他激情的事情,他成功的概率是最大化的。所以我不同意你,我支持你,不僅僅是一種胸懷和雅量,而更是一種非常珍貴的領導力。最終我的博士論文成為語言技術的突破。

    五、挫折不是懲罰,而是學習的機會

    在讀博士論文的時候,我經過了一些挑戰,這個挑戰是這樣一個過程。當時在暑假,老師給我一個機會,去教一批天才生,我就從每天早上的8點到9點半,教他們如何編程,然後我在黑板上從左寫到右。教了8個星期以後,他們學會了,當時我覺得我真是一個好老師。

    一直到有一天,我到老板的辦公室拿薪水的時候,才發現在他在桌角有一疊紙,我問那是什麼。他說那是學生對老師的評語。我說我可以看看嗎?他說你不要看了。我說沒關系,學生對我不滿意的時候,我會改進。明年我會教的更好。他說明年你還教啊?

    學生給我起了很多外號,這個李老師有多麼糟糕,從來沒有這麼差的老師,眼睛只看著黑板,聲音我們都聽不清楚,各種各樣的批判。當時給我了很大的打擊,我花了這麼大的精力,我以為我教的這麼好,居然教的不好。他們8個星期學會了編程,並不是因為我教得好,而是因為他們是天才,沒有我這個老師,他們也可以學的很好。

    我這時受到了很大的挫折,我是不是不要教書了,甚至不要演講、溝通了,但是我告訴自己說這是不對的。一位希腊的哲人說過,一個有想法的人,如果不能溝通,等於沒有想法。我想了半天,我不能有想法,卻表達不好,我也一定要讓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要不然別人不知道,等於是白想了。於是我決定要做演講溝通,問了很多名師,他們把方法教給了我,我學習了,慢慢才變成一個比較好的演講者。

    我覺得挫折不是對我們的懲罰,而是一個機會。遇到挫折的時候,會覺得世界末日到了,這個懲罰我了,心情不好啊,其實這一切都是浪費時間。其實這些挫折是最好學習的機會,回顧一下我的職業生涯,其實我最好的成長,大部分來自於每次的挫折。我最大的學習成長,並不是來自於我的成功,而是來自於我的失敗和挫折。

    六、創新不重要,有用的創新才重要

    畢業以後我留校教了兩年書,1990年加入了蘋果,在蘋果,我嘗試把語音識別轉換為真正的產品。在蘋果,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也是第一次步入了職業經理人的生涯。當我建創新工場的時候,我做了19年的職業經理人的職業生涯,就是從91年的蘋果直到09年做的職業經理人,這也是一個非常寶貴的經驗。

    我加入蘋果的時候,他們讓我做一個非常酷的東西,這個產品後來被取消掉了,但是當時他們給我說,這個產品是一個有視頻會議的功能,有語言識別,自然語言理解,非常聰明的自然語言理解的用戶界面,其實基本上描繪了今天的電腦,有視頻會議,有三維功能,有自然語言的溝通。但是加入一陣之後發現,夢想太大了做不出來。後來碰到了種種的狀況,發現不容易做。

    有一天副總裁告訴我,壞消息說這個產品被取消了,好消息你還有工作,而且我想你做一個經理。我說我沒有做過經理,管多少人?他說管12人。我說是很大的團隊,我能不能勝任。他跟我說,開復,其實你不用擔心能不能勝任,我看人很准的,我告訴你做職業經理人,重要的是要做一個值得尊敬、值得信任的人,也是尊敬別人,信任別人的人。這一點你做到了,而且你技術很強,其他的你慢慢學就是了,技能方面沒問題,只要最基礎方面能做好。這是我在蘋果副總裁身上學到的經驗。

    我在蘋果做到1996年,我離開蘋果以後加入了SGI,在SGI碰到了巨大的挫折,我做了一個產品,在網上還可以看到三維的內容,1996年能做這樣的產品非常困難。你看到右邊的圖是網景瀏覽器嵌入了我們的功能,當時是很了不起的。我們在瀏覽器裡面做了一個三維的功能,但我們犯了嚴重的錯誤,我們沒有想清楚做什麼,把什麼功能都做進去,還做一個界面的功能。我覺得最激動人心的產品就是這個。因為三維的技術在PC上很能夠做這個,許多人看了以後都覺得還了不起。但是我們沒有想清楚用戶要什麼,放進去的功能都沒有足夠的滿足用戶需要解決的問題。

    這個做了兩年以後,面臨了一個失敗的命運。那時候SGI來了一個新的CEO,看了這個項目以後,說這個項目不能夠做下去,我要把你砍掉了。我說這個東西可以賣掉,還可以賣不少錢。我說一個數,他說那你去賣,限你6個月之內賣掉,賣完以後人要全部帶走。後來說你也要走。

    這個東西賣了4個月,非常辛苦的找買家,好消息是這個東西後來賣掉了,壞消息是人都失業了。當時我覺得很抑郁,失敗也罷,但是我影響了90個人的家庭。幾個星期以後,我回首去想一想,還是當時說的,從挫折中學到了很多。我學到了,其實讀博士的人都想創新,做每一個項目都想有沒有人做過。但是做產品的時候不能夠有這個思維,不能覺得很酷很了不起!

    第六個啟發就是,創新並不重要,有用的創新才重要。從此以後我告訴我自己有用的創新要成為我工作的重點。所以無論是微軟、谷歌,你聽到我講的創新並不是很新、很酷,而是對用戶有價值。

    七、我們需要用勇氣改變可以改變的事情,用胸懷接受不能改變的事情,用智慧分辨兩者的不同。

    在1998年的時候,當我把公司賣掉了以後,我回到了中國,做了微軟中國研究院。現在大家聽到中國微軟研究院都覺得是很光鮮的事情,很了不起的事情,這個是一個很大的成功。但是當時不是這樣。

    當時我問了我周圍的人,要不要跟我回去,去中國創業,同時要不要跟我回去做研究院?所有的人都潑我冷水,他們跟我說,只有聰明的人從中國出來,沒有聰明的回到中國去。他們說我絕對不跟你走,你最好都不要去。你去了會完蛋的。給了我很多負面的回饋,但是做事情我總是想著最壞的打算,當時我看其它的外企研究院做的怎麼樣,發現做的不怎麼樣。所以最壞的結果就是做外企中最好的研究院。最好的,我當然還是要做世界一流,亞洲第一。於是我們創立了微軟中國研究院。因為有很強的團隊,他們所做的工作,在非常短的時間,創立了一個麻省理工學院的最火的科研機構。

    在2000年我被調回了總部,去負責互聯網方面的開發,做了5年。這5年其實有很多故事,但是也有許多不如意的事情,總之在微軟學了5年,但是這5年沒有學到很多知識。

    前兩年在比爾·蓋茨身邊學了不少東西,學到巨無霸的公司如何調動3萬人、5萬人的產品,理解了運營的模式。但是到了最後的3年,感覺到這個公司像巨大的機器,而我只是機器裡面一個零件,也許很光鮮,但是只是一個零件,可能是一個可以被替換的零件,我也建議各位以後覺得在原地踏步了,覺得沒有學習沒有進步了,這個時候你該考慮是不是應該做別的事情了。

    2005年我看到一個新浪的報道,谷歌要在中國開始經營業務。當時我想到,谷歌是我最向往的公司,最酷的互聯網公司,如果我能夠進去谷歌,又能回到中國工作,那我可以學習、成長,又回到我熱愛的中國。就考慮要不要做這件事情。

    但是很不幸,微軟聽到了很生氣,後果很嚴重。這個官司除了看到我瘦了10斤之外,還帶給我人生的低潮,為什麼呢?當時我在7月的時候決定離職,他們一邊試著留我,一邊准備官司步驟。在我離職之前把訴狀送到了法院,要告我和谷歌違反了協議。其實這個協議我沒有違反,也有一些證據,但是有一些事情是非常模糊的,這些律師很聰明的包裝成我違約的現像。

    法官覺得挺嚴重的,你不要上班了,我要看你到底有沒有違規,當時法院的規定一出來,媒體就認為我做錯了事情,於是有各種不同的報道。當然有正面的負面的,但是負面的偏多,虛假的偏多。但我自己不能出來解釋。對我來說那是一個人生的低潮,作為一個積極主動的人,對我來說最沮喪的事情就是被冤枉,不能出來解釋,很無助,不能拯救自己。當時的狀況非常的糟糕。

    尤其每一次打開媒體的時候,就看到負面的報道。記得有一次,到飛機上,我想終於可以清淨一下了,但是空姐送來的雜志每一本都有我。好像我無法逃脫現實一樣,而且裡面又用了各種詞語,我認為是不公平的不正確的。

    我又經歷了這個沮喪的狀況,或者說可能會抑郁。我又想,我人生最相信的一句話:我們要用勇氣改變那些可以改變的事情,用胸懷來接受那些不能改變的事情,用智慧分辨兩者的不同。

    當時我了問我自己,什麼是我不能改變的,這些媒體就是我不能改變的。作為一個被告,我不可能出來解釋,既然我不能解釋,這個事情就是不能改變的,既然不能改變,我就要先接受它,既然接受它,就不要理會它,不要浪費1秒種的時間去關注它。把有限的時間放在我可以改變的事情上。什麼是我可以改變的呢,我可以改變影響法官,讓他判決我沒有違約,讓微軟撤訴,批准我到谷歌工作。

    下了決心以後,我就不再看這些新聞了,也不再上網看有關我的新聞,除非是律師要求我看的,我就把我所有有限的時間來研究各種法律,搜各種證據。當然搜證據碰到很多的挑戰。比如說,當時為了搜可以離職的證據。我問微軟要求了幾封我需要找的信,微軟給我一個光盤,有30萬封信讓我一封一封的看。這30萬封信都是圖片,不是文字,不能搜索。還好我有一定的技術背景,而且我又在谷歌工作。於是我花了幾天的時間把那幾封信找到了。專注地和律師一起合作,最後終於法官允許我到谷歌上班,後來微軟也撤訴了。

    這個過程告訴我們,其實有時候,我們被糟糕的事情控制住我們的思維,讓我們很負面的看世界,但我們不能浪費一秒鐘在那些不可以改變的事情,要把有限的時間花在可以改變的事情,最終可以得到更好的結果。

    官司打完了我回到了中國,我心裡還是掛念著當時不可改變的事情,就是媒體的報道。我要出來和媒體澄清,但是見了媒體,媒體根本不問我這些事情。我發現非常有趣的是,當我不去改變媒體的事情,專注的把官司打贏了,官司打贏了,媒體就不再問問題了,原來不可以改變的事情居然也改變了。

    所以我們學習到不但照這個話做,你專注那些可以改變的事情,甚至有些不可以改變的事情,有一天可以因此而改變。這樣我對這句話又提高了一個層次。

    八、我們想怎麼樣被管理,就應該去怎麼管理別人

    2005年9月,打了兩個月的官司以後可以在谷歌工作了。與其說工作,不如說是學習。我常跟中國大學生說,大學畢業後第一個工作,最重要看的你能否學習,大學不可能教會你一生需要的技能、能力、素質,一定要把第一份工作當作下一個學習的平台。這個學習不僅是停止在第一份工作,每一份工作都要活到老,學到老。有一句話我非常喜歡的,就是說你活的每一天都要珍惜自己的時光,就像明天就要死去一樣。但是學習你不要擔心年紀多大,無論年紀多大,都要當自己永生般的學習,那就是活到老學到老的意思。

    如果各位同學沒有聽過喬布斯斯坦福大學的演講,一定要上網搜一下,那個是我認為有史以來最好的一次演講,無論大家認為美國總統肯尼迪的演講如何。但是這個演講對我感觸最大、啟發最大。他裡面最後一句話就是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就是說求知若飢,虛心若愚。就是說我們要虛心的學習,把自己當成很笨,別人很聰明,這是我們學習的態度。

    所以我加入谷歌也是抱著這個態度加入的,我覺得我人生的未來,互聯網可能是第一步,而互聯網最好的學習對像就是谷歌,裡面有什麼我可以學習的呢?谷歌是一個職業人最向往的公司,它所有的員工都喜歡在那兒工作,在谷歌可以學習什麼呢?學很多東西。比如說,谷歌有最准確的搜索,最大規模的數據中心,最好的創新模式,最天才的工程,最好的企業文化等等。這些確實都是我學習的。

    這裡面有一些東西學習了,以後就不能用,因為是公司的機密,還有一些東西學習了是可以受用終身的,比如說創新模式,天才的工程師。如何去招他們、培養他們。但是我在谷歌學習的最重要的都不是這些,如果說我只學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如何建立一個非常好的環境,招一批天才工程師,讓他們做最好的自己,發揮他們的潛力。如何做到這一點?就一句話很簡單,就是管理的方法,用你想被管的方法管他人。

    如果你想像你是一個天才工程師,你會想怎麼被管。肯定你認為自己很聰明,需要被放權,你認為老板應該理解你的工作,應該誇獎你,所以你認為你既然是這麼好的工程師,不應該浪費時間做瑣碎的事情。

    公司怎麼樣用想被管的方法去管這些天才工程師?其實很簡單,多放權,讓員工有自主權,有20%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打破特權階級,聆聽員工的聲音;理解並獎勵個人和團隊的貢獻;提供資源,讓員工沒有後顧之憂;這就是管人的秘訣。

    當然這是谷歌的一套方式,不一定適合每一個公司。將心比心,我們想怎麼樣被管,就應該去怎麼管別人。如果你這樣做,才能發揮自己的管理的領導力。這是第八個啟發。

    九、追隨你的心,用它引領你的一生,任何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

    第九個我的啟發就是,我離開谷歌之後的決定,進入谷歌之前我也做了很多決定,它們是如何做出的?正如剛才被采訪的一個問題:你講了選擇的智慧,我們如何得到這個智慧,智慧從哪裡來?答案都在你的心裡。

    我們的心告訴我們,我們應做什麼樣的人,我們的心往往告訴我們應該做什麼樣的選擇。有時候聽不到我們的心,可能被應試教育屏蔽了,可能是被社會的榮華富貴所蒙住了我們的感覺,其實我們的心是在跳動的,它告訴我們的人生應該怎麼樣度過,什麼事情是我最有意義的,對世界有影響的。

    當你找到這顆心的時候,無論是你的夢想,是你喜歡的科目,是你畢業喜歡的職位,是你喜歡的另一半,讓它來引領你的一生,其他的都是次要的。這不是說要隨心所欲,當你的心知道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一生的時候,要問這個問題。當你找到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人生會更有價值。

    現在我已經走出了谷歌,走進創新工場。回顧我的一生我做了什麼樣的選擇?當時我曾經選擇要主修政治還是主修計算機,這是一個選擇。當時我問了我的心,什麼是我的興趣,什麼是我的天賦?雖然政治告訴我,可以走上職業的康莊大道,因為政治系畢業就讀法學院,然後做律師做法官,一生的路非常的清晰。學計算機可能更是一個狹窄的路,不知道未來會怎麼走,但是我知道這是我的天賦,我的心告訴我應該學計算機,於是我學了計算機。

    比如說我的博導,告訴我用專家系統做這個,但是我的心告訴不行的,因為我有一種感覺,這是我研究的心得,我學習了統計,統計在其他的領域曾經做出很好的結果,所以我要讓自己大膽的去挑戰我的博導,告訴他說我不相信你的路,我想走一個不同的路。

    後來我可以做一個教授,也可以參加蘋果。1990年,在美國排第一的學校能夠得到終身職,是多少人羨慕的工作。但是我還是參加蘋果。為什麼?因為我的心給蘋果的副總裁說的一句話打動了——你希望用你的余生來寫像廢紙一樣的論文,還是要到蘋果來改變世界。可能有些同學知道這句話,他說你要用余生來賣糖水,還是要來蘋果改變世界。當我看到改變世界這句話,我知道這是我的心想做的事情。

    還有在硅谷,我可以創業,可以加入別的公司,但是我回到了中國,後來我創立了微軟中國研究院。剛才我談到了創業的過程,但是我沒有告訴你們的是,為什麼我沒做這個選擇?因為我的父親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非常重要的一句話,在臨終的時候他告訴我,我希望你們有一個孩子能夠回到祖國去發展,為中國做事情。這句話一直留在我的心,在我處在十字路口的時候,我應該理解一下父親為什麼這麼想回到中國,甚至在臨終的時候都不會忘記這件事情。

    於是我的心告訴我,我應該回到中國。還有加入谷歌,再一次回到中國,並且進入互聯網公司學習,又是一次追隨我的心的選擇。甚至當時我寫一篇文章就叫追隨我的心。我為什麼到谷歌工作,我看到了他們快樂的工程師,創新的文化,了不起的技術,引領互聯網的能力。還有我能夠回到中國,我的心告訴我,無論路走得多艱難,我一定要做,因為這是我的心的召喚。

    最後一個決定就是從谷歌到創新工場。這個也是重新選擇。這個過程是這樣的,我覺得我這一生有很多很多一步一步走過的路。當我們面臨很多抉擇的時候,沒有想清楚,不妨就去做它,把它當作一個點。當時我回到中國的時候不確定以後怎麼做,但是我的心召喚我,我就回到了中國。當我想理解互聯網的時候,我加入了谷歌,學習了互聯網。當我覺得中國的青年需要我幫助的時候,我就寫了一封寫給學生的信。

    我們談到人生規劃,想把自己畫出一個非常清晰有道理的軌跡,更多的是自己告訴自己需要做的。喬布斯說,如果一生畫了很多點,有一天會有機遇來到,我們將有可能畫一條曲線,把所有的點都連起來。他說其實人不可能會預見生命中的每一點滴會串聯起來,只有在回頭看的時候,你才會發現這些點點滴滴之間的聯系,你現在所有的經歷,將在你未來的生命中串聯起來。

    其實我們的創新工場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剛才也看到我做過了很多的事情,中國、青年、創業、互聯網。它能夠做一個創業資源的組合,它能夠創新,能夠創業,而且能夠幫助中國青年在裡面創業,能夠成為創業者的黃埔軍校,能夠把我過去所有學習的東西都融進去。這時候我的心告訴我,這個決定是我必須要做的,因為它是一條線,終於我的人生到了一個階段,不僅僅是畫一個點,而是畫一條線,把過去的每一點都連接起來。這就是我們為什麼重新選擇來做創新工場,因為它把我過去的點都連接起來。

    如果我們回去看剛才幾個演講,我建議你們要去想想。蘭迪教授說,如果正確的用你的心和夢想,引領你的一生,因緣會帶來一切你所贏得的。喬布斯說,你們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裡,不要被信條所惑,盲從信條是活在別人的生活裡,不要讓任何人意見淹沒了你內在的心聲,最重要的,擁有跟隨內心和知覺的勇氣,你的內心和直覺知道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任何一切其它的事情都是次要的。

    十、一個人的價值不是你擁有多少,而是你留下了多少。

    最後的一個啟發,人生的目的。回頭想一想,到底一生活著做什麼?今天很多人想,在這個社會裡面,會認為金錢或者名利是人生的目的。但是擁有更多的錢,真的會快樂嗎?有沒有想過價值在什麼地方?

    我分享一個微軟的故事。有一個同事牆上總是畫這樣一個畫,問他是什麼,他總不說。有一天我收到一個郵件,親愛的同事們,平常你們總問我的牆上的畫是什麼,我告訴你們牆上的畫是我在公司的股票的財富。今天我的財富超過了我一生的需要,所以我退休了,拜拜!

    得到這麼多財富以後他真的快樂嗎?並不見得。他退休了,一年以後他來找我,他說要想回微軟。他說我退休以後帶全家人環游世界3個月,非常開心。然後回家了,然後老婆上班,我在家帶孩子,煮飯、洗衣服,覺得人生非常的枯燥,我真正想做的事情還是編程,我覺得人生的價值是在做更多有意義的技術。

    人生的目的決不僅僅是為了賺錢,我們都要坦誠錢是有意義的,但是人生一定還有更大的意義。那麼這個意義在什麼地方?有時候我們會在偶然的地方找到人生的這個意義,這個過程有時候是非常偶然的。我認為人生的一種目的:是世界因你不同。

    我大學的哲學課一個老師曾經跟我說,想像有兩個世界,一個有你,一個沒有你。這兩者的差別就是你個人的貢獻,就是你留在世界上之東西。你應該把人生的目的,活在世界上的目的當作“世界因你不同”。

    有時候讓世界不同,就像剛才談到的點,也是非常的有緣。我寫了7封信,這個路我後來走了下去。剛開始並沒有想到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當我寫了第一封的時候,學生給了我回饋。當寫到第三封放到網上的時候,有很多的回饋。讓我感覺到,也許我走過的路途,有很多我自己沉澱的智慧和知識,可以分享給學生,這個可能會對學生影響很大。因此我和學生的緣分越來越深。

    2004年我當時嘗試辦大學,當時我寫了一個計劃,我覺得中國的大學雖然在進步,但是是不是有機會像香港科技大學辦一個很快成為世界一流的大學,用不同的辦學的方法,不見得一定比中國的方法好,但是更像加州理工學院來增加競爭,增加教育競爭力的提升。

    當時我對教育非常非常的投入,我希望把我的余生放在大學裡面,這個也許是我最大影響力發揮的方法。我花了一段時間寫了一個計劃,然後我把這個計劃帶到了大陸、香港、台灣等等各地的富人面前看他們是否願意捐贈。但是碰很多壁。

    當時有一位富豪回饋是跟別人不一樣,他說很可能願意投資,但是想理解相關的政策,確定這個學校能夠辦成,還有他希望能找到別人追加,想知道有沒有別人也能夠捐贈,他承諾願意出一大筆資金。當時我很感動,我說,這個大學應該用你的名字命名。他說,千萬不可以,我們應該給它起個很普通的名字,也許我一天我不在這個世上,但是你還要再募更多的錢,你可以把命名權給下一位捐贈的人。

    這句話讓我感觸深,我父親曾經留下來一個條幅給我,上面寫的是:有容德乃大,無求品自高!我一直不理解什麼叫無求品自高。但當這位富人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突然懂了。當每一個人都在追求更多事情的時候,你被欲望已經包圍住,當你對世界沒有任何要求的時候,你只會想你能做什麼重要的貢獻,這個時候你的品質也就高了。

    第十個啟示是,人在世界上的衡量並不是擁有多少錢,而是他能不能做一個真正富有的人,不是看他擁有多少錢而是看他能留下什麼意義,也就是世界因你不同。這句話就是說你人生中的價值,並不是擁你擁有了多少,而是看你留下多少。

    這位富人所說的那句話表明他並沒有在意擁有什麼,而是他什麼都不需要,他不在乎擁有,只在乎留下。雖然大學沒有辦成,但我總是鼓勵自己,我是不是可以用他的態度做一些教育的投入。無論我在微軟、谷歌、創新工場,我總是告訴自己我要試著為中國的教育留下東西。我也許不能創辦大學,但是我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來影響學生。無論是用書、演講、網站,我希望能夠留下一些東西。

    回到剛才說,留下的怎麼衡量呢?每一個人都可以做測試,墓志銘測試,就是幻想你的墓志銘。一個人留下的往往是他墓碑上刻的那些字。你可以想像,當你離開世界,當你的後人,當你的朋友,他們來看你的時候,你希望他用那句話來紀念你,來記得你,這句話就是你希望留在世界上,也就是你人生的理想,也就是你一生所留下的。

    我做的這一段,無論是創辦大學、寫信、寫書,對我人生的墓志銘有相當大的影響。因為在過去我可能會確信的告訴大家說,離開了這個世界我的墓志銘應該是:李開復,科學家、企業家,他曾經歷三個頂尖高科技公司,把繁雜的技術轉換成為人人可用、人人獲益的產品。

    當然這也是我希望繼續做的工作。可是在我對教育方面有了這麼多的投入之後,我更希望看到的墓志銘是:李開復,熱心教育者,經過寫作、網絡、演講,他在中國崛起的時代,幫助了眾多的青年學生,他們親切的呼喚他“開復老師”。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出處:「李開復Facebook」)

     

    (photo via keso )

      關於作者

      創新工場董事長&CEO。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電腦系畢業、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電腦學博士、香港城市大學榮譽博士、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協會院士。於2009年9月在北京創立創新工場,幫助青年創業。《時代週刊》評選李開復博士為2013年全球最有影響力100人。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