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回到事情的本質思考,為自己的生命作主


    21 五月 2015 皇冠文化

    woman-511849_640

    回到事物的本質

    在一場演講之後,有個年輕醫師對我提出了一個問題,她問:「在這個如此令人心力交瘁的醫療體系中,你覺得我該怎麼樣,才能保持對病人的熱情?」

    「當摯愛的人需要幫助時,我們自己不一定總是有機會幫得上忙。但作為一個醫師,眼前我們能幫忙的病人卻一定是某個人心中的摯愛。天使不一定應我們的召喚而來,但換個角度想,我們總是可以成為別人生命的天使。」

    我說:「我不知道這樣的想法,對妳有幫助嗎?」

    「問題是,如果周遭的人考慮的都只是自己,每個人都在敷衍、推托,每個人都是你的絆腳石,難道你不因此而感到挫折嗎?為什麼你還要幫助別人呢?」

    看著她臉上的表情,不知怎地,我想到了自己和一位法師的一段對話。於是我問她:「妳想過當醫師這件事,本質是什麼嗎?」

    「本質?」她睜大眼睛,不解地看著我。

    是佔有,還是付出?

    那是沒多久之前,我和一位法師的一段談話中,最重要的結論。

    那回提問題的人是我。我之所以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實在是因為曾經聽過這位法師一口氣回答了二十多個台下信眾的人生大哉問。法師比我年輕,但回答問題卻有條有理、從容不迫,娓娓道來,令人好生佩服。因此,一抓到和他單獨聊天的機會,我就迫不及待地請教他:

    「你碰過你自己完全沒有經驗,或完全不知道答案在哪裡的問題嗎?」這位法師對我說了一段關於他第一次上台回答問題的故事。

    他說:「那時候,我比現在年輕很多。因為師父身體不舒服,臨時指定由我隔天代替他上法座,回答信眾問題。為了這個我在菩薩前祈求,希望祂能保佑我順利完成任務。我雖然很擔心,可是心裡想,有佛菩薩的加持,應該沒有問題吧。沒想到隔天我坐上法座,座下傳來的紙條中,第一個問題就是:法師,我先生有外遇,我該怎麼辦?」

    聽到這個問題,我笑了。「結果呢?你怎麼回答這個關於外遇的問題?」

    「因為實在是沒有經驗,因此,我只能回到佛法去找答案。」

    「佛法也教怎麼處理外遇?」這可有趣了。法師點點頭,繼續又說:「於是我問她:妳愛妳先生嗎?她回答我,她愛她的先生。」

    「我說:關於愛的目的,有一種是佔有,滿足自己,另一種是付出,讓對方感到快樂。對妳來說,妳的愛是『佔有』還是『付出』?妳覺得哪一種愛會為妳帶來真正的幸福?」

    聽法師這樣的回答,我點頭如搗蒜,立刻和他分享了一段我的病人的故事。

    回到事情的本質思考

    幾年前我還在醫院工作的時候,曾經有個罹患末期癌症的女病患,因為得知先生有外遇,試圖割腕自殺,被醫護人員搶救了下來。我去病房看她時,她的情緒還很激動,在我面前哽咽地說:「我什麼都沒有了……」

    那時我有點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麼應對。

    「妳應該很愛妳先生吧?」這個又笨又突兀的問題一出口,我就後悔了。

    聽我這樣問,病人似乎也有點愣住了,她竟然止住了哭泣,對我點點頭。場面變得有點尷尬。接下來,似乎我應該說些什麼安慰她才是。或許潛意識覺得醫師應該告訴病人「真相」吧,我不假思索地就對她說:「既然妳愛他,妳都要走了,有人願意幫妳照顧他,有什麼好難過的呢?」

    我到現在還記得病人睜大了眼睛,一臉錯愕看著我的模樣。儘管後來我又說了很多撫慰她的話,可是她仍然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離開病房之後,我越想越忐忑,生怕因為自己的一番話,又讓病人想不開。當天晚上我特別打電話到護理站關心病人的狀況,迴診時也特別花時間和病人多聊天。她客客氣氣地回應我的問題、謝謝我的迴診,我們之間行禮如儀,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大概過了一個禮拜之後,就在我在她的病床旁重新調整機器的疼痛藥物劑量設定時,她忽然主動開口對我說:「我想過那天你告訴我的話了。昨天我約了我先生,跟他談開了。」

    「談開了?」實在不知道如何接話,只好重複一遍。

    「我把你的話跟他說了。我告訴他:我認真想過,既然自己都要走了,有人願意照顧他,我感到很高興……」

    「他怎麼說?」

    「他沒說什麼,只是一直流眼淚。」

    我注意到淚水沿著她的臉頰滑落下來,連忙把衛生紙遞給她。

    「過了一會兒,他竟然在我面前跪下來,一直跟我說對不起,請我原諒他……」她擦了擦淚水,繼續又說:「我對他說,是我不好。我對不起他,生了這個病。這些日子辛苦他了。我很感謝他,也對他很抱歉,沒有辦法再陪他走下去了。我希望他能把那位小姐帶來,我想拜託她,請她在我走後,好好照顧我先生。」

    走出病房時我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當初我脫口而出這句話的時候,一點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後來病人的先生真的帶著那個小姐來看她。病人也拜託那個小姐往後好好照顧她的先生。在那之後,我在病房見過那個小姐幾次──一個看起來很單純、溫和的女孩。顯然,那位小姐和病人先生常來病房看她。

    一個多月之後,病人過世了。臨終前幾天,她把我找去,對我說:「謝謝你,你讓我想開了,沒有把這段最寶貴的時間用來找律師、上法院,和先生吵吵鬧鬧,整天哭哭啼啼。現在我很放心,我覺得我的生命很圓滿,沒有什麼好遺憾的……」

    我握著她的手,不知怎地,這次輪到我淚水直流。

    聽完我的分享之後,法師有所思地說:「是啊,回到事情的本質思考,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如果沒記錯的話,本質兩個字就是這樣跑出來的。看我一臉好奇的表情,法師繼續又說:「當生命遭遇困境、或重大選擇時,經驗固然很好,但比經驗更重要的是回到問題的本質,從那個本質的角度來思考、選擇。愛一個人的時候,去思索愛的本質是什麼?當我們對自己從事的工作感到困擾時,思考這個工作的本質是什麼?對自己的決定不安心時,思索這個決定的本質是什麼……只有回到這個本質的思考,我們在取捨之間,才有更重要的標準。有了這樣的標準,我們在面對自己的決定時,才能有真正的安定和開闊。」

    為自己的生命作主

    「本質?」「所謂的本質,」我說:「指的是一開始,你和某一件事情產生關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理由。」

    看著年輕醫師一臉不解的表情,我把沒多久之前和法師的對話,重新又說了一遍。說完了之後,我又問她:「回到本質的思考,妳覺得妳當醫師這件事的本質是什麼?」

    「我想幫助病人。」她說。

    「這是妳的生命中很重要、真心想要的事吧?」

    她點點頭。

    「如果妳想幫助病人,周遭的人只考慮自己、敷衍、推托,會不會影響這件事的本質?」

    「可是,」她想了想,「我的周遭充滿了黑暗……」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的人生,都只是被動地反應這個世界丟給我們的問題。直到最後,這些情緒淹沒了我們,讓我們再也看不見事物的本質,再也無法回到本質,從那個角度思考。

    「正是因為黑暗,所以天使的光芒才容易被看見,不是嗎?回到本質的思考,如果妳想幫助病人,」我說:「這個最壞的時刻,不也正是最好的時刻嗎?妳到底想要為自己的生命作主呢?還是讓周遭那些敷衍、推托的人,為妳的生命作主?」

    千萬要加油啊!我心裡吶喊著。

    (本文摘自皇冠文化/侯文詠《請問侯文詠:一場與內在對話的旅程》)

    adfasd30請問侯文詠:一場與內在對話的旅程

    作者:侯文詠
    出版社:皇冠文化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