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請問侯文詠:一場與內在對話的旅程


    21 五月 2015 皇冠文化

    persons-731182_640

    或許,最大問題是和自己不熟吧

    三個初衷

    或許是我天性善良,從小到大,常被朋友們沒完沒了的愛情問題糾纏不清。這些愛情問題,雖然表象看起來不太一樣,但每次我盡心盡力地提出分析、建議之後,得到的結果十之八九差不多都是:

    提出問題的人,對答案並沒有太大的興趣,或者,好一點的──就算聽了答案,也完全依照自己的意志──往和你的建議完全相反的方向去進行。

    我的單身漢好友L時好時壞的愛情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好不容易勸和了,兩個人又開始吵吵鬧鬧。問他們何不乾脆分手算了?答案又是捨不得啦、不想主動啦……總之,這些問題,就這樣糾纏他們,還有我,持續了好幾個月,像遊樂園裡的旋轉木馬一樣,似乎只要馬達繼續轉動下去,騎在木馬上的人就永遠繞圈圈重複,看不到盡頭。

    「到底該分手呢?還是繼續在一起?」

    有一次,當我又陷在Mr. L已經數不清第N次重複的同樣問題裡時,我忍不住對他說:

    「你何不把當初為什麼喜歡這個女孩子,最重要的三個初衷寫下來?」

    「啊?」他有點愣住了。

    「最重要的三個。我希望你認真想想,好好地把它寫下來。」

    「為什麼要我寫這三個初衷?」他問。

    「開始一件事,或一段重要關係時,我有個習慣,就是我會寫下為什麼會開始這件事的三個最重要的初衷。等過了一段時間,發現自己對這件事或關係有所懷疑時,會再回頭看看當初這三個初衷。」

    「同意。然後呢?」

    「對我來說,如果三個初衷都還在,那當然沒什麼問題。萬一還剩兩個的話,通常我自己不排斥再撐一下,如果只剩下一個或一個都不剩,挽回的機會就很小了。」

    他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還有,在你還沒有寫出這三個初衷前,我不想再跟你談任何和這個問題有關的事了。」我說。

    出乎意料地,他立刻拿出紙筆,寫下三個初衷,交給我。我瞄了一眼紙條的三個初衷,第一個是容貌優、腿長、身材好。第二個是活潑熱情。第三個應該是興趣或工作之類的共同嗜好,記不太清楚了。

    他問我:「你要聽聽我的這三個初衷,現在還剩下幾個嗎?」

    我阻止他,嚴肅地對他說:「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你必須說給你自己聽。這個方法你也可以請她試試。如果對方也願意的話,你們可以互相討論為什麼喜歡彼此的初衷。也可以討論討論這些初衷現在還剩下幾個,以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比三個初衷更重要的事

    大概過了一、二個月之後吧,L忽然出現在我面前,對我說:「我們分手了。」

    「你確定?」

    他點點頭。「這次很平靜,竟然沒有吵架。」

    「為什麼?」

    「之前你不是叫我寫下三個最重要初衷嗎?有一次吵完架,送她回家時,我告訴了她你的方法。我對她說:有些事,我們得好好想想。沒想到她欣然同意。」

    「後來呢?」

    「那之後幾個禮拜時間,我們雖然還繼續見面,但沒有人再提起這件事。我們之間的情況,也和以往一樣,時好時壞。但是奇怪的是,每次想起你說的那三個初衷之後,我總覺得事情在我的內心,開始有很微妙的變化,就這樣,直到昨天晚上,她約了我見面,主動提出了分手的打算。」

    「她跟你說了分手的理由?」

    「她談起了她當初喜歡我的三個初衷。」

    「都不剩了,對不對?」

    L搖搖頭說:「她說,三個都還在。」

    「那你呢?」

    「我也是三個都還在。」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分手呢?」

    「她說,她覺得很矛盾,儘管三個初衷都還在,但她對這段情感的感覺卻越來越冷淡……」

    「那你呢?」

    「我好像也有同樣的感覺。」

    「後來呢?」

    「後來她說了一句話:或許,我們的初衷都錯了吧?」

    「啊,初衷也會錯?」這可有趣了。

    「應該不能說錯,而是應該說:『或許有比那三個初衷更深刻、更重要的事情,當初我們並不瞭解。』我把這個想法對她說了,她告訴我,她完全明白我在說什麼。聽她這樣說,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奇怪得很,這可能是這幾個月來,我們難得、少數、僅有的共識。」

    我點點頭,沒說什麼。

    「有了這樣的共識之後,我們彼此忽然一點吵架的心情也沒有了。分手得那麼平和,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說完他安靜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才對我說:

    「謝謝你,你的方法真的幫了我們很多。」

    問題是:我們和自己夠熟嗎?

    就這樣,我意外地,拆散了一段戀情,也得到了一段安靜的時光──老實說,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在那之後,有好久的一段時間,我常常哼著小時候聽過的一首歌:

    如果我要談愛的時候,我有四個希望。找到一個愛人的時候,我有四個希望。第一個送我一朵玫瑰花香,第二個摘下一顆星星閃亮,第三個陪我上山看月亮,第四個陪我海邊手把手走沙灘。如果你肯聽我的希望,我就永遠永遠,癡癡地真情地愛上你,永遠永遠在身旁……
    〈四個願望〉 作曲:鈴木淳 作詞:慎芝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總之就是沒有什麼原因,毫無抵抗能力地就那樣哼著。

    不過,沒有Mr. L糾纏的安靜時光並沒有持續很久。

    在那之後將近有一年的時光裡,Mr. L又有了好幾次的戀情,儘管每次他都會煞有介事地寫下一開始喜歡那個對象的三個初衷,但最後,不幸地,戀情總是以不歡而散收場。

    有一天,就在哼著這首歌的時候,我忽然停了下來。雖然當初慎芝小姐歌詞想表達的,也許只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可愛的心情,但我就是忍不住焚琴煮鶴地開始分析這首歌曲的歌詞。我開始想,用歌詞裡面的四個願望,或者「初衷」,去尋找愛人的這個小女孩,得到幸福的機會應該趨近於零吧。

    為什麼呢?

    因為關於幸福,在她內心世界裡面,應該有比現在這四個浪漫的願望、或初衷,更深刻、更重要的事情,她不瞭解,也沒有想過吧?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她真到找到了一個符合她現在所有願望,「十全十美」的情人,真正的幸福,離她應該也很遙遠吧?

    希臘哲學家普羅塔格拉斯(Protagoras)曾經說過:「人是萬物的尺度。」但問題是:如果你對這個尺度的認識有問題,或者這個衡量的尺度是扭曲的,那麼,你衡量世間一切萬物所得到的結果,當然也是錯的。

    同樣的,如果不回頭好好地探索自己、認識自己,一直向外追逐,真的能找到我們想要的快樂和幸福嗎?會不會,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和自己其實並不熟呢?

    沒多久,L又興高采烈地對我宣佈了他的新戀情。他興致勃勃地向我展示新女友的照片,還說:「我真的很認真地想過了喜歡這個女孩最重要的三個初衷。這次我的新的三個初衷完全不一樣了。」他說。

    「噢。」我心想,想過了就好。

    他興奮地問:「你要不要看看我這次的三個初衷?」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都不想,立刻就回答他:「不要。」

     

    (本文摘自皇冠文化/侯文詠《請問侯文詠:一場與內在對話的旅程》)

    adfasd30請問侯文詠:一場與內在對話的旅程

    作者:侯文詠
    出版社:皇冠文化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