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幫助愛滋病患的工作者:「我認為自己能夠幫助他人,是神給我的禮物。」


    28 四月 2015 Sylvie 陳思婷

    11001603_10152693068230267_8473426017876664641_o

    我從1986年,大概是 29年前,開始幫助人。我有一個就讀於台灣師範大學的朋友。當他入伍時,他告訴醫生他有愛滋病,他很害怕因為他不知道他可以活多久。

    報紙報導了這件事,同時所有人知道了他的疾病。在那個時候,沒有人瞭解任何與愛滋相關的事,大家只是擔心會被傳染。他的同學們寫信給學校,告訴學校他們因為我的朋友有愛滋,而害怕去上課。甚至是他自己的家人也拋棄他。這把他傷得很深。

    他不再去上學,而我邀請他和我待在一起。他是我的第一個案例,我第一個幫助的人。說實話,我並沒有與這個疾病相關的知識,但我心的無法承受看著人們受苦卻什麼都不做。

    (當時) 我並不認為我未來會幫助更多人。我所想的只是:「他是我的朋友,他很痛苦,我必須長期的幫助他」。在他來的生命之後,更多的愛滋病帶原者、同性戀以及那些從醫院來的病人,這些因被排擠而沒有地方去的人們,都來找我幫忙。我歡迎並接受每個人。他們都和我待在一起,因為我保守他們的秘密以及支持他們的生活。

    我並沒有跟任何人說我在幫助他們。

    我剛離婚也沒有很多錢,只有一份簡單的工作支持我的兩個孩子。我們全部都一起住在。我家起初,大概有十個人住在我家。當我家客滿之後,我租了其他的公寓來幫助他們。但我們什麼都沒有計畫,這就像是個草根組織。我嘗試著賺更多錢來支持他們。

    他們都是好人,當我在工作時會彼此照顧。但是收入並不足夠,所以我試著進口並銷售一些商品來賺取更多的錢來支持每個人的生活。

    十七年來,我獨自照顧我的朋友們以及病患。

    後來在1996年,一個朋友問我是否可以幫助移民們 (有時候是生病的,有時候是沒有文件的 ),所以我說好,他們能夠和大家一起留在我的地方。因為他們沒有文件,他們沒辦法回到他們原本的國家,也沒辦法待在台灣。他們並不屬於任何地方,有時會被關進拘留所十年。這是違反人權的。

    同時我也開始幫助河南 (中國 )人,因為很多人在賣血後感染 (愛滋 )。我開始建立一個愛滋村來幫助其他人,同時我也照顧其他四十個在我家的人。我們開始創立協會因為我們幫助的人越來越多,同時也需要更多錢。

    看到愛滋病患者自殺讓我心碎。他們的生活是如此困難。每次,在我心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幫助他們。移民們,他們沒有家人,也沒有人幫助他們。有時候,即便是他們生病時,他們也不敢去醫院,因為他們沒有文件。我與他們有相同的感受我只是想要幫助他們。

    我認為(自己能夠幫助他人 )是神給我的禮物。

     

    (圖文授權自「Humans of Taiwan」,原文點此)

      關於作者

      我是一個來自法國的女生 Sylvie 陳思婷, 我想寫出在台灣的人情故事。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